冬天的故乡 ,本文作家: 邱俊伟

  • A+
所属分类:随笔日志

前几天,我回老家了。在村子的拐角处,我遇到了许多老人。熟悉的面孔布满了厚厚的皱纹。在叫我的出生名字的时候,他们对当地的口音还是很熟悉很友好的,但是他们的身体笨拙而苍老,有的甚至拖着拐杖。

他们小的时候我还是个孩子。现在我长大了,他们当然也不再年轻了。一些小时候给我们讲故事的老人,已经匆匆忙忙的去了另一个地方。没人知道那个地方到底是什么样的。一定很好,因为去过的人都没有回来过。

在我的家乡,还活着的人谈论死亡不是作为“死亡”,而是作为“一百年后”。多么优雅的名字。不幸的是,一百年后,事情发生了变化。我一直相信,那些离开的老人,肯定不是真的死了。他们其实是在另一个世界见面,比如我爷爷奶奶。

关于老房子、低矮的土墙、老榆树、大竹林和一簇簇美人蕉的记忆再也找不到了。几十年的时间摧毁了一些深刻的记忆,重新创造了许多新的钢筋混凝土建筑。一群人老去,然后一群孩子重生。

下午,我独自一人沿着乡间田野静静地走着。当我来到一个被杨树林环绕的池塘时,我坐在一捆玉米秸秆上。

小时候的一个夏天,我和小哥哥们发现这个池塘里有鱼,就赶紧下水,用手挖泥,筑坝,把池塘一分为二。找到锅和水桶后,大家一起舀水,汗流浃背,不觉得累。直到傍晚,看着水面变得越来越少,月光下分明有鱼。我们的朋友都抑制不住自己的激动,但没想到,随着对岸水位的上升,用泥浆筑成的大坝坍塌了,舀出来的水又流了回来,希望瞬间化为乌有。

我记得当时我们几个伙伴真的很想哭。经过一天的努力,他们终于失去了所有的努力。他们感到又饿又渴,沮丧,但又无助。

我很想知道我什么时候失去了家乡。那些月季花和少年的有趣故事,那些无法靠近的清晰回忆,那些无法回头的旧日回忆,总会在一点点触碰后让我的心湿润。天真的青春曾经温暖了我无数的梦。

夏天的傍晚,我们小的时候,会去商场找爬树干的虫蝉。昆虫蝉转变的过程可以让我们目瞪口呆。白天抓一只蜻蜓,掐掉它的屁股,插上一根小树枝,让它飞走。偶尔抓到一只蝴蝶,折断它所有的腿,看着它扇动翅膀却无法降落。

现在不知道受伤的蝴蝶蜻蜓是否还活着。即使他们还活着,他们可能也不再认识我了。不知道他们会不会原谅我的年少无知。

麦田里冬小麦长势很好,一排排杨树被寒风刮得光秃秃的,树枝间有一个做工精致的喜鹊窝,远处的桥梁年久失修。没记错的话,桥下应该有藕,编队南飞的大雁。

说实话,我不是一个喜欢装深沉的人。长大后的我,曾经虚情假意,甚至偶尔逢场作戏,心里却暗暗怀念童年的单纯和单纯。小时候可以发自内心的笑哭,不用理会周围人的眼光。

生活因为噪音而变得浑浊。其实我选择坐在这个池塘边,是为了给我的灵魂一个在这个难得安静的环境里疗伤的机会。四周都是云,空气湿漉漉的,好像要下雪了。喜欢这个家乡田野的宁静和善良,又觉得自己像个孩子。

我猜他们是提前同意了,但是他们还记得对我的仇恨。这个河塘里的青蛙现在已经消失了。蝴蝶和蜻蜓藏在他们够不到手指的角落里,它们仔细地看着我。我真的希望他们能出来,打我骂我,我愿意接受他们。

环顾四周,只有我一个人。那些青梅竹马的朋友,为了谋生和生存,现在三三两两的分散在遥远的城市,像烧过的灰烬。在我的家乡,有许多老人留下了。

晚上回到村里,巷子里有闲狗盯着我,不出声,匆匆走了。老父母已经安排好了一顿好饭。有父母在身边真好!那天晚上,我喝着酒,和父母聊着我穿着“开裆裤”时的一些往事,于是房间里充满了简单的笑声。

可是,我万万没想到,希望中的雪花,那天晚上却飘不下来。第二天早上醒来,发现地上和屋顶上到处都是一层白雪。哦,天知道我的心思,他老人家绝对不会让我失望。

冬天的老家总给我留下太多的感触和惊喜。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