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过春天向西流动 文章作者: 雨君

  • A+
所属分类:抒情散文

当我们到达刘溪时,已经是下午三四点了。春天的阳光,安详地落在人身上,让人觉得很温暖。

走在青石铺成的林荫小道上,向外望去,远处的柳树、河滩、青山、林荫处的亭长廊,犹如一幅水墨画,让人仿佛来到了江南。同行的文友说,风景让她想穿上古装或旗袍,撑着油纸伞,走在细雨中,浪漫而诗意。我说,还有一个聪明帅气的人才陪我,解相思,很自然……

小径两边都是树和花。有修剪整齐的桃树,桃红色,在中国燃烧。用山西老家的话说,简直红得五颜六色。花的魅力和文人的炽热情怀,不是“桃花相映”这句话所能形容的。然后就是那白色的,潇洒的,紫色的,朦胧的淡紫色,淡雅的,非贵妃兰的香味直插鼻端,让人感觉轻松了很多,不像不午睡那样浑浊笨拙。我只喜欢丁香花很多年,却一直不明白古人为什么要发明丁香结。然后我拿着丁香仔细看了看,却发现小蕾圆圆的,鼓鼓的,跟裙子上的扣子一样。难怪古语有云:“香蕉不显丁香结”,“丁香空空,雨中愁”。其实每个人的生活中都有很多不开心的事,一件接一件。虽然心结纠结,但巧妙解决也是洒脱坦荡。

还有玉兰花,有白的、黄的、紫的,大而艳丽,香气四溢,像荷花。在一个充满绿色的世界里,高大的树枝上有大量的花瓣在风中摇曳,它们像花一样明亮。人们感受到一种不屈不挠的决心,或者孤独、勇敢、优雅、大方的气质。

当我们走到农场区时,我们惊讶地发现路边或院子旁边种植着竹梧桐。人们一直认为竹子和梧桐只生长在南方,在古诗中,竹子和梧桐象征着高贵而美丽的品格,“金淑& middot据《福剑志》:“凤凰不是梧桐,也不生活,也不吃竹子,而是在阿方城种了几十万株桐竹等它”。虽然这里很少种植竹子和梧桐,但它们能存活下来是个奇迹。想来这里应该是风水宝地。

记得那年冬天和姜子山老师去刘溪村打工的时候,看到一行大雁“扑”在张卓河岸上飞来飞去,人字队只排了一小会儿就落在了冰床上,久久缠绵。古人习惯把鹅当吉祥物,吉祥物来的地方一定是福地。我记得蒋先生指着海峡两岸的悬崖,告诉我西溪的河床有多宽。当时我就意识到这里有一片汪洋!天气晴朗,海浪汹涌,千帆在群舞比赛。只是经过几千年的变迁,我们脚下这片坚实的宝地才凸显出来。

其实刘溪最初叫“晚穿越刘放”。传说唐朝有个读书人,因为聪明好学,父母就饿着肚子送他去私塾读书。也是他应该过得不顺心。一天晚上放学,鲁豫下大雨,漳河泛滥,他不能回家。他父母生病了,他在哭。或者他这辈子应该有一次冒险,遇到一个神仙家庭化身一艘渡船渡他回家。但要不是他强烈的孝心,他是不会撼动老神仙的。好在这位书生后来读了高中,成了一名亲民的官员,好名声广为流传。为了纪念它,人们不得不晚穿越刘放。后来,因为村民在山东打人,为了防止山东人在家里报复,他们把名字改成了刘溪。

我觉得,无论是晚渡还是西渡,不仅仅是一个有名的名字,更是一片绿草如茵,青山绿水,财源广进,欣欣向荣的好氛围。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