秋虫,村里的背景音乐 ,本文作家: 春草葳蕤

  • A+
所属分类:爱情短文

一个

如果你住在一个村庄里,那么在秋夜,尤其是有月亮的夜晚,你会听到一种歌唱、陶醉和长寿。是谁呀?找秋风,秋水,鹅……不是。质疑秋雨秋花秋收……都不是。那会是谁呢?如此深情,如此轻松,如此不知疲倦。

听着,唧唧,嘲笑。乔乔,嘘。旋律美妙,流畅,缠绵,缠绵。纯净如雪山与雪莲之间的露珠。妙如晨莲舞裙,随风流淌。纯粹像天籁,天籁自然,没有迷茫,没有牵强。

我一直怀疑是村里的专属音响还是村里的月亮。不然怎么会这么简单纯粹,这么,这么清脆响亮的游出来。

看,从我的小院子里看过去,再看过去:篱笆下,菊花篱笆下,玉米地上,到处都是高粱,菜油绿……月亮好亮,天空飘着淡淡的云,星星闪烁着冷艳的光。村子仿佛被纱布包裹着,在纱布里,仿佛每一个歌声都出来了。

哦,这不是另一个,这是秋虫,这是秋虫在夜月轻声歌唱。轻柔的旋律里,有郭郭、蟋蟀、油葫芦、金钟、……一个接一个,谁不让谁,谁不欺负谁,安安心心的唱着。

村庄,月色很美。村子周围的树默默挺拔。虽然是秋天,但树叶仍然是绿色的。树叶和树叶似乎在风中亲切地诉说,花朵似乎在秋日的阳光下摇摆着。秋虫快乐地生活在村庄里,其他的遍布田野,在草、山、河之间……。但是,我感觉只有村里的秋虫唱的最好听最开心。

那时,我住在村子里。低檐庭院,月入篱笆,斑驳的树影花影下省略。风吹竹,菊香。小院子里,到处都是花草,中庭的梧桐树像春天的花一样盛开着。秋天一到,树叶就押韵,落叶飘动,和秋虫一起歌唱。

说起来,也真是奇怪。不知道为什么。村子里不仅花草茂盛,月亮也格外明亮。总是,月光很好,月亮又亮又亮,就像仙女的一双清澈的眼睛。月亮一直看着我,慈爱而温柔。就像他的一双眼睛,他们不厌其烦的用温情看着我,用温情醉人,这是一个恋人唯一的眼神。

我觉得一双眼睛,仿佛我能伸出一条鱼尾巴,能在那条干净的小溪里游泳。自成一体,开朗,那么酷,安静。

在这个秋夜,我喜欢在花园的树木和鲜花周围漫步。把思绪放在秋草、花、露中,随意寻找秋虫的去处。在草地的顶端,在露台的边缘。石缝,墙角,墙角。或者更隐秘的墙外,墙下,或者密林之间,草丛池塘深处。

我喜欢搬出桌椅,坐在月光下。泡一壶菊花茶,一个透明的杯子,清水洗净,把柴火烧开。我喜欢听炉子下哔哔的柴火爆裂的声音,我喜欢和秋虫的歌声连在一起的声音。

柔和舒适的表演。烟花与秋韵相连,与秋景的秋声相连。是人间烟火的小品,是烟火与人的动态交替。画不出来,也说不出来,只好微微闭上眼睛,悄悄品咂。

这时,不如把几只秋虫的歌声拧在锅里,用开水冲泡。只见秋虫鸣如菊花,在沸水中翻滚,又沉又浮。打转,流进一句话,上下浮动,像一首宋词,又仿佛从未唱出,放在心里,让人捉摸不透,不断推敲。很像。秋思秋村的秋声韵脚……从复杂中过滤出宁静,从尖锐中保持平和,从仕途和名望中淡出。最终,融合出一种生活的那种程度,浓淡适宜,从容不迫,从容不迫。

手捧一杯茶,热气腾腾,花香扑鼻。静静地听秋虫歌唱。长与短,急与缓,响与触。在村子里,挥之不去,或在草堆里,或在小溪边,或在小院子里,或在窗下,在屋梁上。其实就在心底,满满的都是美好的歌声。

也许是因为单纯,我成就了自己,内心保持着原来的纯洁,像一颗纯洁的心,单纯而纯粹。就像这只秋虫,唱歌,没有旋律,没有乐谱。与水平和节奏无关,已省略。

再简单不过了,再简单不过了。我觉得秋虫的歌声是世界上最纯粹的音乐。一直养在村里,一直独占到村里。

想想看,那些秋虫,喝露水,吃草叶,或者抱树叶,或者呆在草里,或者在土里,或者在岩石间。哪怕是幽深的幽谷,遥远的地平线……

但是环境并没有改变他们的初衷,气候也没有完全阻止他们。他们竭尽全力,像拼命一样,唱着歌,爆发出一腔热情,奉献给这个世界。秋虫只偏爱一些村庄,但更多的秋虫总是喜欢住在村庄里。

秋虫坦然,因为没什么要求,秋虫温柔,因为没有计较。秋虫开心是因为没有计划。秋夜,月明星稀的秋夜,你不妨静静聆听。也许你会听到更多的音节和节奏。

是的,坐在寂静的夜月的一个小院子里。捧着一杯菊花茶,静静听着秋虫的鸣叫。已经成了习惯,永远不累。背靠着村庄的天幕,仿佛背景是窗帘织成的秋虫歌唱,整个背景就像一幅流动的画面。

特别喜欢和来来往往的村民聊天。从播种到收获,从老人到孩子,从远到近,从乡村到田野。畅所欲言,畅所欲言,畅所欲言。非常漂亮。说家乡话,听秋虫唱歌,很过瘾,和谐押韵。

刚好赶上秋收。有时候,我放下茶和书。当你去邻居家时,你通常会去帮助一个忙于秋季工作的人。

我记得有个老人参加过朝鲜战争,退休后也没办法。没想到,我来村里盖地种庄稼。人们租用汽车和机器。他不想自己做任何事。

我喜欢在战场上听他讲故事。坐在明亮的院子里,一边忙着工作一边听他说话。秋天的昆虫在四周歌唱,月亮用树叶和花朵明亮地照耀着,尤其是那些在月光下发出银色光芒的农具。

也许,在生死之后,我从枪林弹雨中走了出来。这样的老军人,奉献了自己的青春和热血。感觉自己好淡定,好豁达,好冷漠。

月光洒在玉米上,整个房子闪闪发光。秋虫在歌唱,仿佛在配合老人家。老人说话凶,秋虫高音,老人说话轻松,秋虫温柔。

村庄,整个村庄,都在秋虫中歌唱,有的在院子里忙碌,有的在灯下看书或缝纫,有的在田里秋收,有的在喝茶赏月……

无论你在做什么,秋虫都会陪着你,孜孜不倦地歌唱。我喜欢乡村的淳朴,喜欢乡村的自然风光,喜欢乡村的月光,喜欢秋虫的歌声。

秋虫,如果能剪一段,存起来。我一定要剪一段,留在心里,挂在梦的墙上,每晚做梦。永远在心底,听着秋虫歌唱,享受一杯花茶,享受美丽的月光。

我知道只有在村子里才是秋虫唱歌的最佳舞台。自然,自然。秋虫的歌声是村里最美的背景音乐。美丽纯洁。没有一尘不染的灰尘,任何乐器都无法达到这样的意境、和谐、完美。

就在这里,在美丽的背景音乐中。闻着微弱的梵文歌声,听着悠长的音乐。我的心无限宁静祥和。人,贴近自然,那么单纯,那么冷漠。不断的感受简单的乡村生活,放松心情,回归自然。整个身心,在秋虫的歌声中,得到净化,翱翔。结果我上瘾了,痴迷了。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