时光飞逝,再听十年 、网友: 暮庭宇

  • A+
所属分类:惊悚小说

很少有一首歌能让我感动很久。而陈奕迅的十年又是另外一个。除了歌词穿透人心,更重要的是,我第一次听到这首歌的时候,它就在你的手机铃声里。你是我的初恋,尽管我们只谈了三个月的恋爱,尽管我们只见过三次面。但我不得不承认,你是我的初恋。

我还记得第一次见你的时候,我是从大成坐火车到荣成,然后转到你的城市。那种兴奋和不安的心理。还记得荣成火车站分开的时候,你固执地让我转身先走,你的眼神,我的背影;泪水在我们的眼中,我们看不见彼此。悄悄的。我曾经傻傻的问:十年后,我们还能不能只做朋友?门道千道,一个人先走。沧桑,白云,浩瀚宇宙,充满变数。爱人不动声色的变脸,让另一边的花下雨。甚至不是真诚的问题。很多年过去了,我们是朋友,还可以互相问候,但是很温柔,再也找不到拥抱的理由。拥抱是终极的爱吗?也是滚滚红尘中的情分,还是无边冷清世界中有限温度下的彼此救赎?恐怕很多时候,近在咫尺的拥抱,并不能温暖生活中孤独的骨头。如果对明天没有要求,那么牵手就像旅行一样。十年前,我不认识你,你也不认识我,我们还在陌生人身边?所有的几十年都不再是十年,所有的几十年都只能是十年。红尘起起落落,五彩思绪尘封;沸腾和冷却,在冰点以下是珍贵的夏紫的眼泪。

都说这首歌的重点是放在恋人最终必然成为朋友这句话上。我不这么认为。恋人最终只能沦为朋友。这样华丽又揪心的句子,就像少年在楼上听雨唱歌,只适合曾经的年轻人的思想感情。对我来说,一个恋人最后能不能沦为朋友并不重要。也许我们真的要等很多年才能明白,我们的眼泪不只是为了一个人而流。这样的痛苦,像羚羊一样,无处可寻。是命运吗?谁来赎?

世间的清愁涉及到某个名字,想到了说不出的唇语,想到了忘不了的书页,想到了诗行残破,想到了憔悴的雨秋窗。在黄红烛里,在不稳定睡眠的枕头里,一些情绪变得狂野。小桥独自在风中,满袖秋声,冷。于是所有与烦恼有关的声音都安静到柔软黑暗的河床上,苔藓和卷须般的肢体层层叠叠成夜明珠的形状。

谁的委屈像晨露一样凉。无法追踪的失望,是无法包裹起来的湿气,一层一层的模糊了记忆。鸽子哨划破寂寞,摇摆苍茫的天空。在人们看不到的地方,他们很容易成为一个迷失的孩子。有人说,不能触摸的东西有了另外一个名字,那就是思想。从这里生长,所有相关的痕迹都是锋利的刀刃。毛姆的拉里说,和平可以在刀刃上找到。所以,我们选择离开。传说离开会是一种有效的救赎。

离别的背影在公寓里或近或远,告别的眼神因为搭讪的目的,变成了远方空中风筝背后的细绳。水溅到了我们的眼睛里,而留恋则被递到了两头。

就像同季来访,离别总会带来意想不到的惆怅。刮风的日子,难免会看远处的人影。石头表面的光晕痕迹一圈又一圈地溢出挥之不去的圆圈。梦想开始飞翔,工作开始温暖。人们变得沉默,不说一句与主题无关的话。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