枫叶散文 :小泽玛利亚

  • A+
所属分类:抒情散文

枫叶盛开的地方,无边无际的河流浸泡在月亮中

正文/小妖桃桃

抛去沉浮,静待秋水,一场烟雨和风后清静,落回韵脚。

眺望,一抹冷烟,寂寞的黄昏,一瓶薄薄的酒,寂寞。

千年沧桑的古歌,千年之后依然被人们传唱;

白露是霜。所谓的伊人都在水侧!从它回来,路漫漫其修远兮。

回去从那游过去,游到水中间。天气寒冷,但千禧年不是日出。所谓伊人在水湄。

所谓苍翠欲滴,不过是一季盯着白色的头颅,一生执着的等待,就像伊拉克人民的白色羽毛,在河州对岸翩翩起舞,像一场梦。

一千年前,行走在秦风中的蓝衣人迷恋着芦苇和雪中的水。带着寒露和湿漉漉的衣服,严阵离得很远,寒冷弥漫在烟筒迷蒙的深处。他的眼睛在飘渺的空气中迂回,渴望慢慢地摆动一丛芦苇。秋雁啼,啄穿抬头凝望烟波的思绪。

一千年过去了,女人依然走在水湄的岸边,用她纤细的双脚轻轻打破秋霜,捧着一朵千年梦里飞出的浪花,像瀑布青苔摘下的芦花一样轻盈。一句充斥着白露淡霜的老话,总是挥之不去,消散无踪。

枫叶在花里,无边的河水浸透了月亮。如果有未完成的命运,完整的守望,千年轮回之后,我该去哪里找我的君主?

当你相信这个世界的时候,你永远不会放弃,会有时间的尽头;这辈子,我还是一身白衣,素手,长发,三千青苔。为了你,在浅浅的光影里寻找过去的痕迹,秋风凉薄,充盈我的衣襟。河岸上,孙中山倒映水面,风中摇曳的一簇簇芦苇凄凄。然而山重水重,千年的凝视无法追溯。

在我的塔里,只有频繁传来的七弦之音断了,一座城市的昏暗灯光无声无息地错在你身上。

匆匆走着,沙沙声渐渐远去,思念的月亮挂在西边,勾住了喜鹊的其他枝条。夜色苍茫,君的身影消失在风影里,回眸时空空如也。要知道,在前世,曾经对你消极的我,这辈子只会回来。以泪续篇,始末,都是命中注定。旧梦不需要记住。如果可能,就让它永远停在柳梢,不飘不落。

剥莲子,我只拿莲子心嚼咽,即使苦,我也不说。

一个秋天,一个千年的梦,我在彼岸,还会在白露未结的时候拨一拨弦音,看着落叶静静飞舞,心情平静而快乐。任过去的生活,红尘,还是过去,都随着烟雾飘散了。

黎明时分,我带着晨露沿着微风和竹子的小路走。黄昏时,我躺在一首老调里,静静地听着,在悠扬的旋律里忘记了自己。

人不变,风不变,千年之后,树叶增添一份落寞的色彩。

对我来说,这种沉默和安慰是佛祖赐予的一种恩惠。

懒的担忧,让笔去一一截取,哪怕是诗韵,也不能轻易落笔。用素色的丝绸画一只木船,岸边有一片树叶,风吹过白色的头,借着一个清晰的波纹,穿过我的沉默。破碎的委屈,破碎的思念,凝视着飘落在叶片上的花朵,殷红的片片。

红色的刻字和小字,渐渐无色,积满灰尘,疲惫或不疲惫,无奈又悲叹,这只是花开的时候。以前到处都是树和桃子,但很快,空空的树枝变得寂静无声。因为怕多愁善感,无法解决,所以从来没有和浪漫的人暧昧过。倚胸静寂,轻看云,走过岁月。

枫叶协议

那天,正好叶正在家里打扫房间,家里堆满了整理好的东西。突然,从一大堆东西里出来一本书,书名叫做《契约》,书里有一片枫叶,上面写着:我不在乎永恒,我只在乎拥有它。于是,一幕又一幕重新出现在叶面前。

三年前的一个秋天,路上覆盖着从树上落下来的树叶,树叶在满是树叶的树下看书,书名是《契约》。这时,来了一个男生,很帅。所以叶和那小子就这样认识了。这个男孩的名字叫冯。

接下来,冯和叶就在这个秋天,从陌生到熟悉,从相识到相知,从相遇到相恋。可以说,这个秋天充满了他们所有美好的回忆。现在叶最喜欢做的一件事就是依偎在伊枫的怀里,闻着他的身体,听着他的心跳。叶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为什么会和项枫在一起。

就像他们的名字——枫叶,枫叶似乎是他们两人的见证。就在今年秋天,在一片摘下的叶子上,枫叶写道:我不在乎永恒,我只在乎拥有它。他对叶说,不管我们以后能不能在一起,我现在真的觉得很幸福。这是我们的协议,也是我对你的承诺。以后,无论你在世界的哪个角落,我都会祝福你。所以,叶把这一页放在一本书里,叫《协议书》,因为叶很喜欢看这本书,也因为这本书,认识了伊枫。那一年,他们刚刚读完高三。

也许他们还年轻,也许他们还不成熟。简而言之,他们不久就陷入了流言蜚语,然后传到了老师的耳朵里。无奈之下,为了自己的未来,他们不得不分手。但他们彼此一致认为,不管彼此的未来会怎样,只要能再见面,成为一个人,那就是天意和缘分,他们就会决定再在一起。

后来他们如愿考上了自己理想的学校,却是一天南一地北,也就是说他们很难再见面。

但也许真的是天意,也许他们注定在一起,在一条路上相遇。枫说,你一个人吗?叶说,对,你呢?项枫点了点头。于是他们又走到了一起。这一次,冯对叶说,我们曾经年轻,只能违背自己的意愿,但这一次,无论发生什么,我都不会再让你从我的生命中溜走。叶终于从他脸上开心地笑了。

但幸福可能真的是短暂的,恐怕叶永远也忘不了那一天。又见面是第一次出门,在初次见面的地方见面。叶早早的就到了,焦急的等待着项枫的出现,可是过了好一会儿,他才露面。叶突然有一种预感,她会永远失去伊枫,会有什么事情发生在他身上。天啊,我希望这是幻觉。

“嘎吱——”远处传来汽车的紧急刹车声。隐隐约约中间好像有个人影倒在血泊里,这个人影好熟悉。叶大吃一惊。上帝,别做他。现实就是这么残酷,真的是枫。他过马路是为了早点看到树叶,但事情还是发生了。

项枫是一去不复返了,只留下叶一个人在这个世界上,可他还是没能履行对叶的承诺。从此,叶把自己封闭了起来。只是最近略有改善。

想到这里,眼泪止不住从叶子的脸上流了下来。

枫叶,你让我一个人呆着。你知道我有多想你吗?你现在在哪里,在天堂吗?开心吗?不管你在哪里,我都会一直祝福你,就像当初你祝福我一样。这是你我能相遇的缘分,我从不后悔。

冯,你没事吧?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