沮丧的心 ;编辑: 苏战冰

  • A+
所属分类:爱情短文

可能,那天出门需要看历书。

其实一开始情况还不错,后来慢慢就更糟了。

周五下午5点,我在幼儿园接了女儿,开始了去哥哥家的旅程。

工作高峰期,街上车水马龙,人来人往,有一派熙熙攘攘的喧嚣景象。

首先,我在西街乘公共汽车。没有座位,我一手抓着她,一手抓着扶手,到了南门。

我经过一个没有红绿灯的十字路口时,把她接走了。“爸爸,你为什么抱着我?”她问道。我说车太多了,不安全。她说:“我和妈妈过马路的时候,总是自己走。”刚要回答,旁边一个老人回答:“你爸抱着你不好吗?看看这个十字路口有多危险。”“就是它。”我附和。老人看着我笑了:“孩子太小不懂。”

到了车站要上厕所,就赶紧去了城市周边的公园。看到她进去,我站在外面,过了一会儿叫她的名字。她说“我来了”,让几个人诧异的看着我。

回到车站排队,车消失了很久。想起刚才发生的事情,觉得很有意思,就写在手机短信里了。一边写,一边还要回答她各种奇怪的问题。

公交车到了大概要四五十分钟。看到写出来的文字是“草稿”的形式,就关掉了手机。门一开,几个插队的人先挤了上来,队列打开骂了——。能怎么办?别人看的时候无所谓。

一起床就后悔了。没有座位。难怪很多人没上来而是一直排队。想到路漫漫其修远兮,心直。如果“往上”,那就放手。我让她扶着扶手,尽力保护她,开始新一轮的摇晃。

无聊,打开手机,颤抖着继续写。三四站过后,车上人越来越多,压迫感十足的空间让人抓狂。看着她,唱着说着,安慰着她。站在我们旁边的两个女孩无奈的看着我们,坐在座位上的人面无表情。

其实心里不敢奢望什么。

但仔细想想,她这样站着不是长久之计,可她又能怎样呢?

偏偏她说又渴又饿就站不住了。我忍了她,冲她吼。她用无辜的眼神看着我。

当时我就分心了。

随着车越开越慢,堵车越来越多,她越来越不耐烦。

突然,我决定带她下车打车。

正当我说“对不起,请让”的时候,我帮她推到门口,却不小心踩到一位女士。女士大声说:“看好了。”我说:“对不起。我保证我不会碰任何人,除非我担心孩子。”“没关系。”女士给了我一个笑脸。

下了车,冷风轻轻吹来,我不禁打了一个寒战。

左右等,没有空车。霓虹灯在闪烁,已经八点多了。

我问她是吃饭还是等车,她说等车。她说她又喉咙痛了。我让她喝水。她觉得很冷。我忍不住对她说了几句话。她“哼着”转身离开了我。

终于上车了。她还是说嗓子疼,然后就像哭一样嗡嗡叫。说实话,我也想哭,但是我只能把她抱在怀里,告诉她再耐心一点,我很快就到了。然后我会吃点东西,喝点水,休息一下。司机也插话了:“宝贝,你不说话不哭,喉咙就不疼了。”慢慢地,她静了下来。趁着这个空间,我又检查了一遍文字。时间很长,还不错。我以为过段时间就可以发微信了,心里一亮。

到目的地花了九点多。她让我抱抱她。没办法。然后抱着她。我给我哥打电话,他说,“车撞到人了,我在处理。等一下。”。

我不高兴,但当我听说我哥哥有问题时,我更担心。他又打电话问没关系。他说没关系。他打了122。电动车撞坏了,人没事,地上爬不起来,还喊了一群人要钱。“没事。我的几个同事在这里,他们正在讨论解决方案。等一下。”

过了一会,哥哥回来说这是他十几年来第一次开车出事故。我告诉过你要毁财消灾。只要人没事,就是幸运。

她哥哥想抱抱她,她顺从地答应了。

她上床睡觉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一点了。

这个时候哥哥想看存储卡上的一个文件,因为他手机在充电,就把卡放在我手机上了。当他启动时,他显示“是否清除缓存文件”。他问我怎么办,我说收拾。

躺在床上,我以为终于可以发微信了,可是一打开手机就傻眼了。——原来文本是作为缓存文件清除的。

我的肠子都要后悔了!

不安分的时候还是发了一条微信,但是内容变成了这样:在一个极度压抑的下午出门,被人指责没看黄历。

时间已经是第二天0点了。虽然困,但是睡不着。利用一点点的印象,写在纸上安慰自己……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