其实我也很爱你 ,来源网友: 翠翠

  • A+
所属分类:惊悚小说

如果时光可以倒流,请原谅我迟来的遗憾。

她下葬的中午,我还在回南宁的飞机上。手机关机了,哥哥只好给我发短信:姐姐,她12点35分下葬,爸爸让你默哀十分钟。

下飞机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一点了。我看着手机上的短信,在繁忙的机场泪流满面。

左手完美,皮肤光滑,五指细。但是右手少了一个小指,骨折很难看。这是我二十年来最痛苦记忆的见证,和她有关。

她是我的祖母。

二十年前。我才七岁,寡居的奶奶带的。

她几乎不对我笑,但偶尔会对我哥哥笑。众所周知,她喜欢男孩。像很多重男轻女的农村妇女一样,她从来不会先想到我。

我开始讨厌她,一个完全不把我当亲人的老女人。我才七岁,要帮她喂猪,挑水,煮饭,还要带着哭哭啼啼不听话的弟弟。

一年冬天,我们的小村庄下了一层薄薄的雪。我喜欢玩。当她出去做农活时,我带我哥哥去看雪。那天真的很冷。玩完回到家,突然发现弟弟有点不对劲。我摸了摸他的脸,很烫很红。哥哥发烧了!我很着急,想买药,但是没钱。突然想起上次哥哥发烧的时候,她经常从红黑柜里拿钱送哥哥去卫生所。房间里的光线很暗,我差点半个身子靠在柜子里使劲找。

“你这个不争气的死丫头,你是贼!你竟敢偷我的钱?”她冲过去,砰的一声关上了红黑柜的门。然后,在我来不及抽回手的时候,传来一阵钻心的疼痛。倔强的我,不想在她面前示弱,却绷着脸哼了一声。而她,很快意识到哥哥的不对,抱起哥哥就往外冲。我暗暗松了口气,哥哥不会有事的,我想趁她不在,看看我的手被柜门抓住了什么。

我右手的整个小指都因为她用力关柜门而扭曲在柜门缝隙之间,让我几乎失去知觉。但是我再怎么努力,也饶不了我的右手。不知道是整根手指被捏碎了还是柜门坏了。我只知道手越来越痛,然后真的很痛。

醒来的时候,只有我一个人躺在床上。右手包着灰色纱布还疼。幸运的是,老妇人仍然知道如何救我。我不怪她对哥哥不耐烦。

接下来的三天,我都很安静。受伤手第二次换药的那天,爸妈终于从县城来到我们姐弟俩身边。我妈小心翼翼的解开我手上的纱布,我疼的不敢看。当我的手感受到冷空气,然后听到妈妈哭着抱我的时候,我转头看我的右手。

我永远不会忘记那令人震惊的震惊。

我坚持要离开我痛苦了七年的家。并坚持要弟弟和他一起去。我不能忍受那个老妇人对我的虐待。走的时候,我妈抱着我哥,我爸抱着我。我终于用一种非常冷漠怨恨的眼神看到了她。她站在她家门前的老槐树下,又瘦又高,站得笔直。我下定决心,从现在开始,我要把这个老女人从我的记忆中彻底抹去,再也不记得了。

我已经十年没有再见到她了。

我被迫再次见到她。我不知道站在我家楼下的老太太就是她。十年,我长大了,她却被岁月无情地催着。我不认识这个老女人。我绕过她,准备上楼。

“女生。”我听到了那个苍老的声音。然后我握紧了右手的四根手指,心里的刺开始刺我,很痛。这个老女人,在我面前她还像什么?我想她甚至不记得我的名字了。我只是一个死去的女孩。

“你在这干嘛?滚出去!”我吼道。

因为这句话,爸爸给了我一巴掌。指着桌子上的那堆草药,喊:“那是你奶奶,六十五!给你带着这堆草药走了一整天!”

我眼里满是泪水:“我是残疾人。草药有什么用?”

那天,她一直不想上楼,一个人走了一夜回来。我父亲推着车送她,但她坚持不坐。我父亲不得不一直陪着她走路。而且我已经十年没再见过她了。当我在中国的城市漫步时,我不是没有时间或金钱。我只是不去看她。一次都没有。

只是不知道十年前看到的她那一面,竟然是她生命的最后一面。

我跪在那堆黄土前,不知为什么哭个不停。爸爸好像老了一晚上,走到我面前,把我拉起来,举起了手。如果可以,我宁愿他做了。可是爸爸没有,只是哭着骂我:你怎么这么不孝?他指着旧红黑柜说:“你奶奶说里面的东西都是给你的,没人给你。”

当我抚摸我残疾的右手时,我发现我并没有那么在意它的不完整。没有影响我的独立和自尊,也没有影响我的爱情。我用右手打开了橱柜。然后,随着周围人的哗然,眼泪又落了下来。橱柜里有什么?里面全是钱,一毛二毛,五块,叠得整整齐齐。

我看着爸爸说:“爸爸,其实我也爱她。我只是从来不承认。”。我看着那个红黑相间的木柜,一直问:奶奶,你听见我叫你了吗?就像我认为你不爱我,你只是永远不知道我也爱你。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