几个故事:傻根 ,笔者: 球

  • A+
所属分类:惊悚小说

你问村民谁最老实,他们会第一个想到傻根。就像他的名字,他有点傻,但是他听话,容易欺负。只要他说点软的,让他做点什么,他就答应,但是老道士把他养大了,他也没做什么出格的事。

说起老道士,是村里公认的能人。那些年,干旱肮脏的事情都是老道士解决的。有时候穿着奇装异服的陌生人来找老道士帮忙,傻根最后一次被老道士带回来。

一个耀眼的时代,傻根现在已经十一岁了。他刚被带回来的时候,村里的人都对他很好奇。很多人去老道士那里凑。甚至有几个在外面读过书的人想帮他起名,老道士一一拒绝,于是只给了他一个便宜的名字,叫傻根,没有姓。多年来,老道士只告诉他瓶瓶罐罐里装的是什么,教了几套拳法,其他技能他都没教。

那天有几个衣着光鲜的人来到家里。老道士见这些人长得很丑,带着傻根出去了。傻根没走远。他听到老道士和别人吵得很凶,但最后老道士的声音突然哽咽了,那些人说了几句就走了。傻根连忙进屋去检查,他第一次看到老和尚露出那种表情,那种绝望的表情。他和老和尚说了几句又被扔了出去。这一次,他直接坐在门前,但过了一会儿,一股烧焦的味道扩散开来。他连忙敲门,看到老和尚和他最喜欢的摇椅,只有一半还在燃烧,还有地上精致的瓶子,老和尚和他的一行人在那里绝望地自杀了。眼泪不停的流,他哽咽着跪在燃烧的老道士面前,重重的摔了九个响头。

接下来的几天,他按照老和尚生前教他的东西收了老和尚的骨灰,把老和尚的书、药丸、物品都埋在他们生前一起挖的坑里,除了精致的小瓶子和老和尚留下的钱。期间有人来看老道士,他会按照老道士教他的一一回复:他不在家。

一年过去了,村里的人都认为老道士在外面跌跌撞撞,回不来了。有些浑人平时有钱买菜,摸过他家,想着从这个地方拿钱,被傻根打出去。有人被吓到了,但有人怀恨在心,联合外人决定忽悠傻根去矿上。关心你的人都是无心的,但过几天傻根就会跟着他们,村里十几个人都兴高采烈。

两天后,我到了那个地方,十几个年轻人得知自己被骗了。这不是待遇好的大厂。这明明是一个戒备森严的大矿!那些人开始抗议,越闹越大,一些拿着棍子的人围上来,开始打他们。笨根看到这一幕,想到了委托,然后和他们联手。但是,一个12岁的男人打不过十几二十个人,最后被打昏了。

在矿上呆了两个月,他渐渐适应了这种生活,连吃没有沙子的米粥和软糯馒头都是奢望。他和一个偷偷告诉傻根他是记者的人很熟。他不到一周前见过他。有些浑人看到傻根厉害,好忽悠,卖的很惨,就找傻根“帮忙”做他原来的工作,结果都被记者骂了。那个人每天在棚里拿着笔,不知道写什么。有时候傻根会。

两个星期过去了,晚上,记者和几个人来到傻根身边,让他帮他们一起逃走,傻根答应了,整个过程有惊无险。他们逃跑后不到十分钟,矿后面传来一阵猛烈的锣声,他们忍不住加快了脚步。

经过一天多的旅程,我终于到达了这座城市。笨根看着城市里宽敞的道路、高楼大厦和各种路人。我忍不住迷路了。我跟着记者到他家,简单洗了洗。换了一套宽松的衣服后,我请笨根吃面。然后我把笨根送到了一个值得信任的福利院。这两个人说他们想跟着他,什么都想。

六年过去了,他在这里很开心。他有食物和衣服。有人教他读书识字,他也有几个兄弟姐妹。但是在这期间,记者从来没有来找过傻根,傻根也找不到记者。他也改了名字,叫林沙根。根据老师教他的常识,老道士姓林,他也姓阿林,但傻根不是个好名字,院长。沙根今天成年了,老院长给他买了一个生日桃子庆祝生日,并祝贺他明天去工厂上班。沙根很高兴,但他很遗憾记者今年没有再来。

萨根在厂里干了两年,还可以,但还是老样子,耳朵软。他被要求做任何他做的事情,除了一些太离谱的事情。附近有一条相当清澈的河。因为路不好走,去的人不多。沙根喜欢走在这里。沙根像往常一样沿着泥泞的河边散步放松,突然看见一个女孩走进河里。沙根赶紧把人从河里拉了上来。落地后,她让她什么都不要回答,什么都不要做。她脸上的表情和当初走的老道士一模一样,天色已晚。沙根不得不在没有信任的情况下把她带回现在的出租屋。在过去的两个小时里,一个穿着讲究的老人和几个瘦男人来到门口,他们强行进入房子。几个精瘦的男人想拉住沙根,沙根赶紧打退,把女孩放在身后。老人看到这种情况就停下了脚步,去沙根解释自己作为女孩父亲的身份。沙根确认后退到女孩身边。老人快步走到女孩身边检查身体。确认没有严重问题后,他松了口气,问沙根是怎么认识女儿的,做了什么。一个多小时后,老人带着女儿和瘦子离开了出租屋。

就在沙根以为结束的几天后,一位女士把精壮的男人带到门口,进屋坐下,然后开始向沙根解释前因后果。原来他们的女儿在学校被一家大公司的公子哥骗了。他们知道了相处的事情之后,觉得这个男生的名声还不错,其次对家庭也有好处,就默认了,但是没想到这个女生突然怀孕了,尤其是他。她还污蔑女孩私生活不检点。说到底,对方直接下手了他们的企业,她的实力远不如那个企业的女人。经过几波敌人的攻势,她几乎撑不住了,只能低头草草收场,而女孩却变成了现在的她。好在事情一开始就被对方压下来了,知道的人不多。现在,为了照顾自己的门面,他们想请沙根做他们的女婿。沙根想起了女孩的表情,同意了。

不久他们安排了一场婚礼。婚礼上,觉得对不起女生的人,认识的人开玩笑的人,觉得沙干撞大运的人,都拍手送上虚假的华丽祝福。

婚后他们被安排在远离那些圈子的房子里。沙根尽了最大努力做丈夫,不敢事事说。但是他照顾日常生活,把一切都放在护理书里,开始给她讲一些故事,一些书里的一些幽默笑话,还有一些家长很矮。他开始每天用不同的方式为她做饭,仔细观察她的表情,想看看她有多喜欢那些菜。

日子一天天过去,孩子平安出生了一年,但她还是和以前一样像台机器。除了按要求解决生理需求,她坐在电视机前,一脸茫然。今天也一样。沙根正在房间里听一个企业结婚的电视报道,一边给孩子喂奶。突然,她听到一声尖叫和一声巨响。沙根急忙放下孩子,出去检查,却看到她在流泪。挣扎着去打电视机,沙根赶紧上前抱住她,任由她在怀里咬来咬去,打她直到筋疲力尽,慢慢睡着。沙根把她放回床上,还没来得及安抚孩子就安顿下来。

在接下来的日子里,她似乎变了一个人。她和父母约好了,让他们像她哥哥一样帮忙管理公司。最后她父母真的很无奈,让她做了个小主管。她埋头工作,会看一些让萨根头晕目眩的网页,直到午夜。萨根劝过她,但是没用,只好在生活上更细心的照顾她。

最近萨根听说她更受重视,开始和公司里的哥哥有同样的权力。萨根决定大吃一顿,不仅是为了祝贺她升职,也是为了庆祝她可爱的女儿六岁生日。开饭已经一个多小时了,孩子有点饿,但还是想等妈妈回来一起吃。没有办法。沙根还得哄她说妈妈照常忙,她也想快点跟你在一起。她吃蛋糕的时候会回来,等等,让孩子先吃。他借口上厕所,在厕所里给她打了好几次电话。当他终于接通时,他敲了敲键盘,当他不在的时候挂断了电话。

今晚,她有点醉了。她以实权掌握了公司之后,一直在全力推动公司的发展。最后,她找到了一个拖累男人公司的机会。在遭到了严厉的羞辱和报复后,她高兴得像上了天堂。回到家,她拿了一瓶酒喝了。当她想到跪在地上的那个男人时,她忍不住又喝了一口。直到一个叛逆的年轻女孩和一个拿着蛋糕的木讷中年男人走进客厅,她问你是谁,才发现女孩开始大叫。他放下蛋糕后,她向旁边呼吁。他们在说什么,她真的听不清楚。突然,她想到了那个男人的悲情。她忍不住放声大笑,说活该。女孩听后,生气地把蛋糕扔在桌子上,摔门出去。又高又壮的木头人赶紧追了出去。她看着自己身上的蛋糕,看着倒在地上的十六号形状的蜡烛,百思不得其解。

萨根追上女儿,像往常一样安慰她。只是这一次,女儿没有在沉默中停止听他说话,而是哭着和他激烈争吵,仿佛终于憋不住了。争吵达到最激烈的时候,她语无伦次。“你只是她养的一条狗。为什么要说我?!!”女儿说完后,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,闭上了嘴。她低着头哭了,沙根沉默了。过了好一会儿,沙根握紧拳头,慢慢松开,她抓住她的手,低声说,“回家”。

回到家,女儿一本正经地道歉,沙根却若无其事地揉着头,把她送回房间,收拾好客厅里的醉汉和掉在地上的蛋糕,然后开着车绕了很久的城市,宽敞的马路,高楼大厦,各种各样的路人,眼睛都被泪水模糊了。

四年过去了,在这期间她逐渐停止了疯狂的工作,努力和家人多相处,女儿也渐渐和她处得很好。他对这些变化很满意,但是很久以前睡觉的时候,即使开了暖气,他总觉得有点冷。每次醒来,他都会走出房间,走过她的卧室,去客厅,陷入沉思……

林沙根向她提出离婚,她吃惊之后才同意。两个人分开的时候,“对不起,我为你辛苦了这么多年。”她对沙根说,沙根没有回头,只是回挥手,说没关系。

林沙根去见女儿了。现在她变得有点成熟了。他们吃了一顿饭。分手的时候,林沙根没有忍住摸女儿的头。

林沙根去了以前的福利院,认识了以前的老师,把大部分的钱都捐给了福利院,还带着一束花去看了老院长的墓。

林沙根拿着记者给他的笔去了一条很少人去的河边。他在那里站了很久,最后把笔扔到河里,深深地鞠了一躬。

傻根回到了村子,可现在村子早就荒芜了。傻根根据记忆去了老道士的坟前。除了除草,他还跪下烧了些纸钱,拿出老道士爱喝的劣酒,自己喝着敬酒。

傻根回到老学者家的时候,天已经黑了,他有点累了。他躺在床上,拿出瓶里最后一颗丹药,看着那精致的瓷瓶渐渐化为尘土,咽下丹药,慢慢闭上眼睛,侧着身子蜷缩着,一股难闻的气味钻进了他的鼻子,仿佛他当年就缩在老道士的怀里,闻着老道士的汗味,沉沉睡去。/.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