命运 、创作: 15893007299 [文集]

  • A+
所属分类:随笔日志

午饭后,我懒洋洋地躺在一张随着年龄变黄的凳子上,看着盖着灰色层层的《骆驼祥子》。院子里阳光温暖,让人无精打采。院子里躺着一只老猫,无精打采的游荡着,发出“喵……”的声音。

“咚咚……”一阵急切的敲门声惊醒了半睡半醒的我。我睁开快要闭上的眼睛,愤怒的说:“谁,中午你在干嘛” ”我慌了,说:“我不认识你。你是谁?”他说:“我是阿霞!好久不见”我赶紧招呼他进屋,然后我们聊了这么多年的生活。我说:“可惜你不在,我们家乡好玩!……”他说:“对,真的很后悔当年离开,唉……”

吃饭的时候,我和奶奶说起夏要回来。我奶奶摇摇头说,“多好的孩子。不知道外面怎么了得了精神分裂症。在外面治疗一段时间后,他父母因为怕花钱,把它带回来养病。”我很惊讶地说:“什么是精神分裂症”奶奶说:“不知道,大人这么说。”我匆匆吃完,跑去约阿莎出去散步。我们像两个陌生人一样默默地走着。不知道什么是精神分裂症,怎么问他?他呢!他怎么能不说话!我无从知晓。我们来到了一个高地,我们没有静静地坐着。夕阳的余晖洒在不宁静的长河里,闪着金光,流向远方。树叶在晚风中无助地摇摆,发出“沙沙声……”的声音,在远处的田野里不时传来。我们一言不发地坐在一起。我只是静静地点了一支烟,同时给他点了一支。我们吐出一支烟,看着烟头摇曳,满腹心事。不知道过了多久,他淡淡地说:“你喜欢这里吗?”我悄悄点头说:“你没事吧?”他好像知道我的意思,苦笑着说:“人生就是这样。谁能证明什么是虚幻,什么是真实?我只是生活在一个和你不同的世界。”我没说话。

躺在床上,辗转反侧没有睡觉,谁能证明这是一个真实的世界,谁能证明我不是活在别人的幻觉里,这些想法把我吓了一跳,我努力不去想他,让黑暗淹没了我。不知道过了多久,我睁开惺忪的眼睛,扭曲着脸,仿佛在告诉自己,这是一个真实的世界。黎明前,一轮满月独自挂在天空,旁边点缀着散落的星星。我一个人在乡间小路上静静地闲逛,不知不觉来到了阿霞住的地方。我犹豫了一下,转身回去,心里却着急,最后还是转身向他家门口走去。因为多年没人住,门已经被风吹日晒驳倒了,像一个饱经沧桑的老人。我站在门口,举手又放下,犹豫不决。最后我轻轻敲了几下,没人回应。我想他睡着了,但我心里很放松。

问奶奶“这几天吃饭怎么没见夏。”奶奶板着脸说:“你不知道。前几天晚上,江湾村民抽水。晚上,他们看到阿霞独自从江湾河边走来。他被吓死了。他父母狠狠地打了他一顿。”我惊讶地看着奶奶说,“真的吗?”前几天还想着敲门,大概是那天吧!江湾现在离我们村3英里。因为那个地方经常死人,所以白天我们很少去那里玩。我平静的说:“他为什么去那里!”奶奶说:“不知道,以后你就少和他联系了。”我没说话。

太阳的余晖渐渐褪去,月亮悄悄爬上来,像两个能干的员工,日夜兼管,喧嚣无声,互不干扰。我在乡间小路上踱步,喜欢一个人坐在荒芜的路上,静静的点着一支烟,不顾它的闪烁,很多次都没有意识到。我只是静静的看着闪烁的星星,一遍又一遍的仔细看,看月亮上有没有人在不知疲倦的砍树!他要砍多久,砍多久!他的头发从黑色变成白色了吗?我喜欢这种没有答案的谜语,所以可能没有对错。你爱怎么安排就怎么安排。但难免失望,就像看一本没有结局的书,或者看一部没有结局的电影,这种事情总是让人担忧,总想找到一个结果。感觉自己给的结果不可信,只好看着别人的评论嘀咕:“对,对,那好解释。”即使结果是悲剧,最后也是有结论的。就这样,生活好像排练过一样,一切都那么顺理成章。我们总是小心翼翼地猜测和总结上帝的苦心安排,最后得出结论“只有努力吃饭才能成为好人。”“好人有好报。”“天道酬勤”/[/K18。这是这场战争的残酷,也是人类的智慧。

我一直在想,没想到旁边坐着一个人。我惊讶地看着阿莎,问:“你什么时候来的?”他回答:“过了一会儿,我看到你发呆,就没打扰你。”我看着手里的烟头,不知道熄灭了多久,也不知道过了多久。扔掉手里的烟头,疲倦地说:“你会去河边坐下吗?”他没有回答。我们会走自己的路,走共同的路。

今晚月亮又大又圆,摇曳的满月映在河面上。沿河的海滩高度不同,在月光下看起来很庄严。不远处的树林里传来一阵吵闹声,我们都齐声走开了。我们靠在一棵足以遮住自己的大树上,摇曳的树叶在月光下投下飘忽不定的白斑。她抽泣着说:“没办法。”他说:“我该怎么办?我们刚刚分手了吗?”是的,就这短暂的一生,你就不能错过吗?也许以后能遇到更好的!不满足怎么办?谁在乎?我偷偷看了她一眼。她蹲下身子,裙子静静地躺在地上,头发遮住脸,低着头拨弄着手指,不时擦着眼泪。他来回踱步,喘着气,面部肌肉舒展。他不耐烦的说:“那就把你的想法说出来,但是说点什么。”她只是淡淡地说:“就这样吧!”她哭得更厉害了。男孩半天说不出话来,就轻轻把她抱起来,抱在怀里。我在他眼里看到了无奈。他们的爱情遇到了哪些阻碍?他的眼睛在说,随它去吧!这是我能做的最好的了。我满足于和你在一起这么久。我想事后我必须和他谈谈,我必须给他一个教训。我甚至想过措辞。我会告诉他不要屈服,要去争取。他们是多么令人羡慕。我没有勇气去做,也没见过他们。我不知道他们最后是否真的顺其自然,也不知道顺其自然的结果会是什么。我只知道我写这篇文章的时候,他们都在某个角落过着自己的生活。

回去的时候有自己的心事,不说话。回到家,我看着他说,“你有女朋友吗?那种感觉一定很好!”他想了一会笑着说:“我觉得一定不差!”“他们为了爱情瘦了那么多不是很糟糕吗?他们分手了,生活不舒服?”他看着远处坚定的说:“一定不坏”我感觉到一种温暖的感觉在我的身体周围奔跑。我看着他说:“只要你不放弃,结局一定不会差。”他嘴角扬起一丝微笑,大步走了。看着他的背影,我默默祈祷。

我离家去外地,他来送行,我们照常分开走。只是分手的时候,他咧嘴一笑说:“外面一切都好。”我说:“你也是,加油,相信自己”。

我的父母不在家,他们在假期看望他们的父母。只有在除夕夜,我才会在强烈要求下回家几天。每次放假回去看妈妈,都会打听阿霞的情况。我妈说:“他爸妈把之前买的房子卖了,一家人回老房子了。我不打算和他结婚,所以我会留点钱养老。”我的大脑想被什么东西狠狠的撞一下。“哇……”响。我问我妈怎么回事,我妈就随口说他抽了多少,怎么不听话,怎么烦。

我最后一次和他相处是在除夕夜回家的时候。我不是故意去看他的。我还是习惯了晚上一个人走在乡间小路上。我一直以为我们会在这里相遇,我以为他会偶然回到这里遇见我。我想了很多方法来见我们。我们会一个人走在这条寂静的小径上相遇,然后假装意外的说:“你也在这里”“嗯,你也在这里”,可是我好几天没见他了,终于有一天晚上忍不住去敲他的门。他妈妈打开门,看见我热情地和我打招呼。我回答:“不,不,阿莎不在家吗?”他妈不屑的说:“他在前面赌场看人家打牌。”到了就匆匆走了,心里一凉。一路想着阿莎的生活,不知不觉来到了赌场门口。透过窗帘我可以看到里面有烟,有的在聊天,有的坐在旁边喝茶抽烟,我闭着嘴闭着嘴说的话一定是一个会让大家开心的话题。大家笑得眼睛都眯了起来。打牌的人围坐在一起又喊又笑。我努力寻找阿莎的身影,终于看到他嘴里叼着烟,脸色变得比以前更瘦更黑。他双手捧着牌,嘴里的烟冒出黑烟。他半眯着眼睛,时不时地弹弹烟灰。我静静的盯着这一幕,不知过了多久。我不知道是谁把他踢到板凳上的。他恶狠狠的看着他。隐约可见这个人是阿莎的父亲。他抓起阿莎的衣服,把他从他坐的长椅上拉了下来。大家都笑了,不知道刚刚说了什么,但都好开心。阿霞几次想抢,都被冲了回来。我觉得他肯定是一直输,他爸受不了。阿莎不愿袖手旁观和观看,嘴里像往常一样叼着一支烟。

有一次,我回家的时候,碰巧遇到了他。我正要给他打电话,却看见他匆匆忙忙地跑了。嘴巴张着,最后还是没喊出来。我尴尬地呷了一口。后来偶尔遇到他,他就匆匆跑了。我想他一定在躲着我。我还是不肯放弃。一个月一个漆黑的夜晚,我走在赌场门口,下定决心等他出来。风很冷,我的呼吸凝结成白雾。当他终于哭丧着脸走出来的时候,我以为他一定又输了。我想他迎面而来,他看到了我。这次他知道自己逃不掉了,低着头向我走来。我说:“回来没机会见到你。我见了你几次,你就跑了,好像在躲着我。你还好吗?”他只是淡淡地笑了笑,说:“挺好的”然后搓着手快步走开了,看着他的背转了好多。

过了很多年,我听我妈回忆,那段时间他病得很重,但是他父母因为怕花钱没有给他治疗,甚至不想在别人面前提起这个儿子。他也在外面找工作挣钱,可是最后怎么回来变成这样了?我甚至不知道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