烤火 ,写作者: 戴舒生

  • A+
所属分类:励志故事

烤火是我小时候老家人冬天取暖的主要方式。

烤火最重要的工具是“火球”,当地俗称手灶烤火。家家户户都有,有空可以拿在手里或者抱在怀里。当然,这种烤火方式主要是针对我奶奶、外婆等老人。

火球像一个小竹篮,是一个黄色粘土制成的陶器,半个篮球大小的半圆形,有一个弯曲的手柄。注意一些,比普通的圆圈大,外层是黄釉,画着一丛兰草、桃花、梅花,画的方法和技巧每个人都能看懂。说粗糙庸俗是可以的,说古拙简单也不错。在手柄两侧的底部,有一个像水龙头一样的简单浮雕体。

小时候冬天一大早起床,奶奶就让我用一个装满的火球擦干手脚,觉得人过一段时间就可以散开了。闻一闻土豆煮的粥,闻一闻烧柴火的长香,看看屋里最亮的地方——。窗户木格子上的白光,透露出清晨阳光反射的浅橙色。我不知道它在寒冷中去了哪里。

奶奶每天黎明前为家人做早餐。在我离开家乡之前,从小到大,在黎明前的黑暗中,我总能感觉到奶奶在铲米、拾柴、在厨房忙碌。我能感觉到炉子锅孔里燃烧的火焰,映出祖母苍老的脸庞。奶奶一直用眼睛盯着火焰,心里在想这样的岁月是否漫长。

用好木灰、好木、“浮煤”填满火球,让面包师从早烤到晚。最好是用烧了一段时间的热灰,也需要用干硬木头烧的暗火。“浮煤”每次烧很多柴火,比如做年糕,卤菜,时间长了就拍。当大柴火逐渐熄灭并发出鲜红时,铲入炊具旁的瓦罐中,盖上盖子,冷却备用。有点类似于木炭形成的过程。

那些乱发、大柴、柴火,包括栗树枝,都是从镇上的柴火市场买来的,一捆一捆堆在房子门廊的一头。

一夜之后,火球已经没有热量了。早上炖粥时,把火球里的柴火灰倒掉,换上一些热的柴火灰,压上厚厚一层“浮煤”。会燃烧不出火焰但依然鲜红的木棍,用小铲子铲起,覆盖在“浮煤”上,压制,然后放在空地上,让掺杂了少量未燃尽的细木的木棍散发出的白烟随风飘散。

干燥一段时间后,火球的温度会慢慢下降,所以要用剪刀或小铲子当火煎锅,从火球的四周轻轻松开几次。火球中心的暗火突然得到空气,瞬间热量就会爆发出来,真的是在燃烧。

俗话说,吃肉越多越馋,烤的越冷。烤久了不仅分不开,连皮肤都干了,手脚都裂了。每年冬天,外婆的黑旧布腰都会被火星烫伤,有时候腰的一角会被拖进火球里烧掉,这她都不知道。

我最喜欢在火球里烧一些食物。几年前买的花生、六粮、蚕豆、毛栗子,都是很好的材料。选一些埋在里面,一会就熟了。花生最温柔。如果不及时取出,喷出白烟就会燃烧。六谷等。会爆炸,伴随着噪音,煤烟会散开。在腊月或正月,有时候外婆放下火球忙着做家务,我就偷偷把火球拎出来,把整个鞭炮打散,用火球里的火一个一个的烧,然后扔出去……

还有炭盆、晒椅、烤火桶。

炭盆是最高档的,烧炭,大部分人过年都愿意用几天。使用炭盆不仅能保暖,还能体现过年的繁华。如果放上扑克,放上上一年的,等两边熟了,胀焦壳,放在白瓷碗里吃红糖,粘粘的,焦的,甜的,香的;方饼和鸡蛋糕也可以略炕,味道肯定不一样。这种烘焙简直是过瘾。

木制的干燥椅,大致和椅子的下部一样,里面封闭着一个火盆。椅子表面有几个洞,可以散发热量。坐在上面很暖和。烘干桶是人身高的一半以上,一个大的密闭桶,桶底有火盆,中间有横隔板,让孩子站在上面御寒。

淡季,冬无大碍,北风带着霜薄冰的味道传遍了元夜。村里村舍向阳的一面,总有几个老人弯腰用火球晒太阳。冬日的阳光薄薄地照在老人古铜色的脸上,深色的棉衣上,身后赭色的土墙上,灰色的茅草屋上,深栗色的木门窗上,一对对落下的门上。村子前面,一排高大的白杨树树枝映衬着淡蓝色的天空,喜鹊突然无缘无故地从树枝上飞走了。不知道为什么,我能一直记得小时候上学路上看到的这张图。

我永远忘不了的是,下雪天,院子里的一切似乎都静止了,只有雪花从灰色的天空中无声无息地飘落。外婆戴着老花镜坐在桌边,火球放在她面前烤火,她专注地看着书。北风透过覆盖着一些碎纸的格子门,把梅花的香味从古老的腊梅树上带入屋内……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