家乡山川 ;作者: 落日

  • A+
所属分类:随笔日志

早起,火车已经穿过狭长的河西走廊。

消失在昨晚的沙漠中,群山之间一片片绿色。网上说“新疆不远,甘肃有点长”。虽然是个笑话,但是很有道理。新疆给我印象最深的是,最西方的人和最东方的人似乎永远过着时差造成的不相关的生活。最北最南的人,在寒温带和暖温带有着完全不同的生态气候,是一个在巨大的天山山脉周围摇摆的广阔世界。离开邢星峡谷后,甘肃突然变得极其狭窄,像一座中西合璧的桥梁,从西北干旱贫瘠到东南温暖茂盛,颜色逐渐变化,风格各异。这种风格似乎几千年来在西进的路上没有太大的变化。时间久了,除了源远流长的人文历史传说,桥下、桥外、桥尾的景色都在逐渐变化。我无法告诉你甘肃在我眼里到底是什么样子。

晨光慢慢亮了,我懒懒地坐着,望着窗外一望无际的群山。在进入乌鞘岭20公里长的隧道的一瞬间,冰冷的山风让整个封闭的车厢里充满了沉闷的尖叫,人们的发裙瞬间在风中飘动,可以感觉到那些卧床的旅行者也受到了风的干扰,本能地收紧了犄角。在某个瞬间,我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缺氧反应。我想我的身体和大脑没有完全从夜晚的辗转反侧中醒来。

八年后再次经过这个地方,似乎唯一的感觉就是女儿对这个隧道的感知。她曾经惊叹于它的长度和高度。而我在日月这里似乎忘记了一个属性,熟悉的地名似乎与我无关,只是,只是,我曾经熟悉它们。

或许是感谢这个互联的世界,手机上不时出现火车经过的天气,手机信号进入本地的欢迎词,让我在这里与自己的亲和重生,也记得曾经有过憧憬祁连山看到辽阔的金色油菜花的愿望。兰州之后,我渐渐走近我出生的县城,被告知是这列火车的一站。印象中这个县城很多特快列车已经停了很多年了,对我来说似乎是一个特别的惊喜。八年前我路过这里的时候是午夜,我没有机会也没有欲望去面对它。今天,我仿佛没有心理准备,会和它正面碰撞。

于是我一个人站在车厢路口久久不动,望着窗外的家乡,就像十八岁时经历的一样。窗户玻璃上漂浮着灰尘和水渍。虽然不影响外面风景的清晰度,但是眼前总有一种略显模糊的隔离感。所有的急流,闪光的山,闪光的水,闪光的田野,闪光的背着书包的孩子,闪光的斜坡和小路,我见过的不能命名的花树的闪光……我说辣椒,辣椒,桃花,梅花,外婆,表姐和月经叔叔……我慢慢听她讲她年轻时经历的那些事……都和她的家乡有关

火车外的老家可能变了。我认不出它的样子和方向,也找不到我曾经住过的村子,也找不到我玩过的山野。一切都陌生又熟悉,但环顾四周,我看不到任何惊人的变化。远近皆有山,浊浊中有大有小—/[/K8。

唯一没变的是只停了两分钟的车站,或者是老站台,或者是那个位置的两个小站门,有几个人站在站门外进进出出。只是我猜测没有变。原因只是因为熟悉。老站台熟悉的味道。

看着他们,我无悲无喜,却无缘无故想起故乡的山河。我的生活中有这样一个世界。现在,只在心里。心里的世界好遥远。

车继续开到天水,山环水,水环山。黄河水一路流到该去的地方。一路到山,一路到水,我忽然感叹,一路,山高水长。我打电话给我妈妈,告诉她她的家乡很好。

这是她的家乡。我不知道她会不会回来。我只知道她不知不觉离家千里。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