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里书外 投稿来源: 魏振强

  • A+
所属分类:抒情散文

谈论阅读就像谈论金钱。我不禁感到内疚。人都是“年的知天命”,但是事业马虎,书没怎么看,钱也不剩。想想,不仅愧疚,还惭愧。

从偏远农村出来的我这个年龄的人,在漫长的岁月里,从来没有读过什么书。感谢红薯、南瓜等粗粮的恩惠,你不会饿,但要自己吃点有营养的东西。幸运的是,沟渠、池塘、河流甚至稻田都不缺鱼、虾、泥鳅、鳗鱼。哪怕一年四季都掉进冰里,你也不会空手而归。大自然过去对人很好。当然有一个前提——人们没有滥用。

世间道理都是一样的:肯吃苦,就有收获;如果你真诚地对待别人,你就会得到善意的回报。

没有书看,难怪我们是自己。但是,有广播,所以,我们几乎从来不用眼睛,而是用一双耳朵向外界读“ ”。大概在我十几岁的时候,每天晚上,村里的几个孩子都会走神,急匆匆地跑到六三儿子的家里。只有他在东村的家人有一台收音机,播放《岳飞传》。刘兰芳的声音真好听,又软又硬;岳飞和真的武功高强,金武术和真的厉害……

高中的时候,我还在一个贫穷闭塞的国家。每天上学的路上,路遥的人生都在大喇叭里播出。高加林的帅气与才华,刘巧珍的善良、美丽与迷恋,德顺老人的重情重义,还有苍茫、贫瘠、厚重的黄土高原……,一个远离我的世界,让我惊讶、不解、难过。

那几天我一直在想一个问题:如果有一天,我可以安心的坐在床上看书,没有人打扰我,我会有多幸福!

这样的日子很快就会到来。那年我去了一所师范学院。图书管理员长得很漂亮,一条腿有点瘸。我们去借书,她兴高采烈地把抽屉一个个拿出来,让我们在上面写着书名的卡片里翻找,然后软绵绵地,熟练地从书架上把书拿出来递给我们,脸上挂着春天的笑容。

在师范学院读书的两年里,我和同学们喝了很多酒,一个人看了一些书。弗洛伊德和黑格尔当时都读过,《复活》和《约翰&米德多;《克里斯托弗》和《围城》当时也在读。山腰的石头炸出的坑有教室一半大。夏天凉爽,冬天避风。我在那个坑里看过那些书。每次从坑里爬上来,我仿佛看到了更大的天空。

教书后,我先后换了两所学校。幸运的是,学校的图书馆旁边有几个住宅。我可以先看看新报纸,借书也很方便。那时,我开始学习写作。我看了林清玄和三毛,鲁迅,巴金,梁实秋,周作人,林语堂,余虞丘,《四书五经》,唐诗宋词,《时间简史》,还有日本和英国的悬疑侦探。也是吸收能力最快的时候。我写了几个大读书笔记,还填了一大纸箱稿纸。

这几年,没有过去的沉默。除了偶尔看一些喜欢的哲学、宗教、历史之外,更多的时间花在吃喝玩乐上。我这辈子是个随和的人。打牌喝酒旅游娶媳妇办丧事都喜欢和我一起帮忙,能和别人打成一片我也很开心。世道俗世,人生世俗。和各种各样的人交往,就是和现实世界打交道,每天遇到温暖,遇到势利、欺诈、卑鄙。这和书中的干坤没什么区别。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