泪江南 ,撰稿: 本小生

  • A+
所属分类:亲情文章

清水流成愁,化作相思泪。——铭文

清晨,太阳从深山的底部缓缓升起,困倦的眼睛模糊不清,深蓝色的光照亮了大部分天空,仿佛与一轮新月竞争,后者在西方露出暗淡的白光。

昨夜的凝露挂在窗前的短叶上,“啪啪”滑入潮湿的泥土中消失了。一个女人靠在窗户上,大约二十出头,穿着一条粉色串珠玛瑙装饰裙,腰间系着一个同心的吊坠环;长发及腰,黑而软,手持雕有桃木的梳子,从头发的头顶到尾部一遍又一遍的梳理,嘴角微翘,脸上满是春色。

女的叫:“泪”。她虚弱而苍白。她得到这个名字是因为她脸上有颗泪痣。她水汪汪的眼睛仿佛能读懂人心,于是取名“word”。

她三年前嫁给了政府,但由于南方国家的战争,她与丈夫分居了。两年的战争时期已经到来。她认为:“她的丈夫应该回到她的祖国”,所以她每天都站在天文台。

今天又是新的一天。泪满是希望和敷衍。胭脂水粉从旧事务盒里拿出来,轻轻甩在脸上,掩盖过去苍白的倦意,展现出别样的好气色。点亮,爬到天文台顶。

清晨,温暖的太阳舒舒服服地照着,泪水的心在这一刻荡漾开来。望着波光粼粼的河水,她独自祈祷:“愿丈夫早日归来。”也默默算了一下:“老公回来后,小姑娘也可以和他一起去市场,和他聊聊天,去山里游泳玩水……”

中午,太阳渐渐变得灼热。这时一阵海风吹来,拂过裙子的裙摆,在半空中起伏,像蝴蝶仙子。但她尽管流着泪,还是蹙眉,紧紧盯着河上过往的船只,烈日下额头上不停地冒汗……

下午看到河上过往的船只奔腾而过,却没有看到想看的帆。眼泪忍不住把眉毛锁得更紧了,心事一个个涌上心头。渐渐地,这份体贴就像这条汹涌的河流一样汹涌。

下午的黄昏,夕阳伸展开来,让整个天空充满了火红的火焰。河上的白苹果花也映出了玫瑰红。这时,独自躺在栏杆上的泪水,就像一根稻穗随风摆动。不知道什么时候,她的眼睛里冒出了一团雾气,让我觉得可惜。她心中的悲伤和绝望使她崩溃了。她想:“他不会回来了,他不会回来了……日子一天天过去,老公,你什么时候回到我身边?”

想着,她一个人下楼,在火红的灯光下,她的心似乎在流血。……她残忍地揪着发髻里曾答应与丈夫告别的双雀,让齐腰的秀发随风飘动,带着忧郁……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