黑麋鹿峰-清明 发布: 海燕

  • A+
所属分类:励志故事

雨落山上,符合诗“清明时节多雨”。就像一个美丽的咒语,即使是有着神性之美的山,黑驼鹿峰,也难逃湿漉漉的雨。

清明节是中国传统的祭祖扫墓节日。祖上埋在山里的人,无论多雨,都要在这个节日前后上山,用纸钱和香烛来表达自己的怀念。在上山的路上,我看到一个中年人打着伞,忙着在雨中献祭。白纸在尖坟上湿漉漉的,紧紧缠在一根直立的竹竿上。我们经过时看不到他脸上的表情。很多年后,悲伤应该已经从他心里剥离,只留下回忆和回忆。他的亲人有幸在这样一座山上生活了很长一段时间,靠血为生,直到和它融合,成为这座山的一部分。

整座山感觉很湿,但我们只能在车里看,从一个岔路口荡开,在雨中可以看到绿色的山丘,在雨中的土砖房,在雨中的梯田,水亮的梯田现在都长满了绿草。山里的田地要开垦还为时过早。绿草使它们生长,绿色的烟雾刚刚出现在土砖屋顶上。只有湿草、树木和空气的味道,水雾笼罩着山野,每一滴雨水落地时都溅不出来。它们很快被山吸收,山像海绵一样无休止地吞噬。

一连下了好几天的雨,当天终于放晴上山时,杜鹃已经遍布了山野。我们艰难地爬上了黑麋鹿峰上的云雾茶山。在山脚下,我们听到采茶人的笑声在茶山回荡。他们的声音在山里传得很远。茶山里隐约有几个红衣大妈在翻滚。还有一个人肩上挎着一个布袋,熟练地采摘着肥嫩的茶叶。茶山有几十亩,根据山地条件种植。每棵茶树都不止一个人高,只能围着三四个人。不小心和同龄人输了。我只能听到对方的声音,却看不见。人们可以行走的茶树之间没有空隙。他们长成了彼此的身体,我在他们身上迷失了方向。只有通过互相打电话找方向,我才在茶山周围聚了聚。

虽然雨后阳光不太强,但姑娘们还是担心晒黑皮肤。他们用帽子和袖子紧紧地裹住自己。那些绿叶紧紧地握在手中,他们摘了很多,把它们放在一起放进麻袋里。茶叶落进麻袋里,也带着姑娘们的体温。他们在麻袋里展开,迅速打开他们曾经抱着的身体。

从茶山的山坡向对面望去,在一个山包上有一簇簇盛开的杜鹃花。他们从低矮的杂林中艰难地钻出来,长长的小树枝在悬崖边摆开。剩下的叶子很少,每根树枝上只有几片又细又黄的叶子向上环绕,使得每簇杜鹃花在青翠的群山中格外显眼。

它们吸引我们去接近它们。从一座山到另一座山的视觉距离总是很近。从茶山下来,爬上满是杜鹃的小山,我们要花很多时间。只是从山腰斜插过去,还有一条路让我们走。当我们接近山顶时,我们找不到走路的方法。路似乎是隐藏的,就像山隐藏着自己的秘密所在。它不希望人们去探索另一种深深的隧道,而像一群探险者一样,我们要去看别人没看过的场景。就像现在,因为没有路,激起了我们偷窥的欲望,我们太渴望破山,看到它光秃秃的深处。

穿过树林,爬上几块大石头后,我们站在山顶上。在我们的脚下,是被雨水和山风打磨过的粗糙而圆润的大石头。在岩石间的缝隙里,冒出了无数的杜鹃花。他们的红花到处盛开,而且毫无顾忌地开放。似乎在没有人进入的山顶上,它成了他们盛开的地方。这是他们的领地,他们可以尽情开放。山中之物,不再奢求别的,而是为了自己喜欢的东西,展现出自己独特的美。他们的爱情任性而轰轰烈烈,像一个燃烧的球,烧遍了群山,是一种绝对的美。他们可以毫不犹豫地挤下悬崖,去另一个革命圣地。

山顶上有几棵茶树,但是没有人采摘。茶树长满了小绿叶。我们对茶树视而不见。我们去布谷鸟。山上有路,没有路线。决定对一些人开放。那一定是我们最美最刺激的风景。就像我们此时站在山顶,风景不仅仅在脚下。有心人会把目光放在更远的地方。比如大道旁的小村庄,在树枝间若隐若现,白墙黑瓦。在镜头里,要么特写模糊,远景清晰,要么换个角度看,你会发现远景模糊,而特写却那么夸张,像一团火直烧你的心,你需要燃烧才能做出辉煌的成就。

在蓝天白云中,布谷鸟绽放得如此奢华,比爱情更泛滥,比爱情更迷人,比爱情更诡计多端。它一直在数花开的时间。花期结束后,它的身体会隐藏在大自然中,瞬间被大自然中神圣的东西装进口袋。它会去另一场盛宴,那是一场我们看不见却能想象得到的奇妙雾景,或者是花仙子的约会。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