家乡的雪菜 :学者: 木渔

  • A+
所属分类:亲情文章

离开家乡很久了,每次没胃口的时候总会读到过去的雪菜,以及那些雪菜散发出来的独特味道。但是现在在城市生活久了,哪里可以吃到原来的雪菜?我常常感叹。

我记得家乡的雪菜有两种,一种是边缘粗糙的雪菜,呈之字形,俗称雪里蕻,是我们餐桌上常见的酸菜。全国很多地方都看过。还有一个,没有扇形的叶子。合肥农村叫“花椰菜”。这种菜其实是雪菜的一个分支,味道和口感和雪里蕻没什么区别。当然不是现在经常吃的那种西兰花“ ”。这种花菜是我小时候看到最多的。就叫它花椰菜吧。

据说雪菜的味道不新鲜,是腌制后的味道。小时候经常问大人,雪菜为什么不能用来做饭?大人的回答很准确。它们被用来做酸菜。有一次我家炒了一盘嫩雪菜,味道真的很苦。如果和上海青或者其他青菜比,应该是最不好吃的青菜。其实雪菜真正的味道出现在腌制一年之后。这时候蔬菜就会酸化,蔬菜的表面就会开始粉化,像泥一样软。如果某个家庭的食物到了第二年或第三年,它的颜色就会完全变黑,就像烧焦的食物一样。据说这道菜富含肠道所需的益生菌,对人体非常有益。可能,和现在那些酸奶的成分有点类似。

雪菜好吃又经济,最早是在农村当下饭吃。合肥人早年有早餐吃雪菜的习惯,午餐和晚餐以雪菜为主。我听我妈说,以前有的人吃完最后一餐没有吃下一餐的时候,腌雪菜往往能省下一些急用。有一年家里缺粮,邻居爷爷奶奶给了我一坛雪菜,我妈坚持吃了好几个月。以前在农村,家里有没有几个腌制的咸菜,往往是判断这个家有没有贤妻良母的标准。所以曾国藩在信中说“家里女人越来越多,外面讲究种菜,里面讲究晒小盘咸菜,这就是成家的风气。”

十几岁的时候,家里几乎每顿饭都有雪菜。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80年代中后期。当时的安徽农村,因为土地承包的完成,已经不愁粮食供应了。但是在农民的锅台上,雪菜的味道还是很浓的。记得整个中学,周围的同学都有带雪菜的习惯。学生们在食堂买好饭后,回宿舍吃家里带来的雪菜,是对生活的一种补充。

事实上,雪菜在过去是合肥人生活的必需品。所以说到雪菜,很容易让人想起那个时代的生活场景。在我的记忆中,酸雪菜的排场是很大的,被认为是一年中重要的居家农事活动,因为它关系到以后一家人整个生活的补充。小时候,成年人在黄油菜季节收割雪菜是常事。晒干的雪菜散发出苦涩的香味,让人感觉春天正在深入。

雪菜一个难忘的记忆是1988年秋天。那天,当我和勤劳的父母从地里走上来的时候,已经是黄昏了。也许是因为饥饿,也许是因为鼻子非常敏感,而在我到达村里劳权的门口之前,我可以从远处闻到雪菜的味道。我对父亲说,劳权家的生活怎么还这么节俭,只吃一个雪菜?父亲说雪菜可以吃。哦,是真的。他家的雪菜估计都有些年头了。他们很黑,有一种特殊的味道。我爸说是陈年雪菜。

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,现在的农村已经很少看到以前晒一根雪菜的习惯了,更别说城市人了。因为雪菜还是有点粗糙,有太多的食物替代。吃之前腌制雪菜1-2年的爱好好像已经灭绝了。富裕的中国人早已抛弃了他们的旧生活方式。但是,现在的菜市场还是卖雪菜的。然而,那些卖蔬菜的小贩几乎不卖我记忆中的雪菜。菜市场里的蔬菜要么酸要么净,一个个没有“泥糊”和“碳化”的影子。因为那样的腌菜是不能在市场上买卖的。估计,就算有,也没人愿意买。

有一次突然听到老婆说她妈妈腌制了一坛雪菜,我很惊讶。婆婆家一开门,真的是雪菜。好喝!后来他们上海的亲戚来了,带了一些回上海。我开玩笑说你带走的是家乡的味道!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