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又长高了一岁 |写作者: 褚碧波

  • A+
所属分类:惊悚小说

春节,又名“年”。春节是过年,和往常一样,过年要去老家。孩子已经送回家乡了,我还在工作,但是我的心好像已经回到了老家,做什么都心不在焉。一个人的时候,想起去年元旦的场景,一幕一幕,各种不愉快还历历在目,于是感慨地说,为什么不知不觉又是一年呢?

很难放假。坐在“黄球”上往回走,睡意全无。看到小老婆带着孩子,学生们一副拎大包小包的样子,我在和旁边说着半母语普通话的人聊天。肯定是从这里出去外地打工的人。我以为有一年我给一个在固原出生长大,现在在大城市工作的同学打电话。只听那里的老方言“啊啊”,然后来了句:你会说普通话吗?我不懂。我沮丧地挂了电话。一些学生在一个小聚会上谈论这件事时很生气。“你不会告诉他回家,告诉他跟他说普通话吗?”满屋哗然!想到这,我笑得像没人看一样,让车里的人面面相觑,赶紧闭嘴。

家乡的村庄冬天都枯萎了,村庄周围经过的河流也不再欢快奔腾。有厚厚的冰层,安静祥和的小村庄是承载我乡愁的地方。

儿子年轻的身影回到了家,家乡的风熏黑了他精致的脸庞,但也让他的双腿像飞一样矫健。友好的家庭,友好的老房子,友好的村庄……我的心很安静,我的手很勤快,房子里不用的东西都进入炕眼,桌子、沙发、衣柜、玻璃、炉子、地板上的物品都很干净整洁。我拿出新衣服和床单给父母和儿子过年,父母崭新的复古唐装满心欢喜;儿子的新衣服精致可爱;紫底大牡丹花新床单在炕上,高贵大气。父亲写的红色春联贴上去的时候,屋内院外已经很旧了!

照例是在年三十去庙里烧香。家乡寺庙里的喇嘛是有名的“神”,其他的神每年都祝福家乡的乡亲们丰收。这几年跟着爸爸哥哥捐钱。我不求上帝给我一个全心全意爱我的人,只求身体好,身体好,生活好,小福。

和往常一样,除夕夜的晚餐也是长脸,意思是拉魂。吃完后,第二天早上我会准备打包饺子。我特意让儿子找了两个便士,用饺子包起来,神神秘秘的说,谁吃了谁就是这个家的司库“ ”。儿子很不解。

饺子包完之后,央视春晚也上演了。我看见许多穿着鲜艳的人走来走去。请唱歌,我会上台。非常喜庆。麻将是我们家开始的,所以麻将成了主业,春晚成了副业,直到主持人满怀期待的倒数,麻将结束,战况挺好,他骄傲的喊:开枪!于是88响礼炮“轰隆隆”在地上,“啪嗒”四下散开,五颜六色,点缀着猴年的星空。这一年真的过去了,旧历年的不快似乎都烟消云散了。新年是一年

大年初一的早上,太阳格外的亮,儿子在吃饺子的时候还漏了那两个硬币。可惜他没有中彩票,而是让父亲和三嫂在外面吃。这两个人真的是“店主”,真的很神奇!

房子里有三种新年祝福。我父亲有的离开村子到城里生活,有的死了,坚持下来的不多。老兄弟们也摆脱了俗套,摆了一桌麻将;我这一代人人数很多。两个在外打工的表亲领着风骚,带着团队过年,吃核桃,聊家常;侄子大多跟随父母,很少回家过年。对我来说,他们是陌生的面孔,他们是谁的孩子。今年记得,明年忘。渐渐被遗忘的乡音,容颜,乡愁,都成了我心中的一缕忧伤。

据说今年村里很多人都把地承包出去了,给枸杞商家育苗。家乡昔日的风光,黄灿灿的向日葵,翠绿的玉米,紫色的胡麻花,等等,在我的记忆中成为永恒。随着社会变革的发展,我想这些在土地上辛勤劳作了半辈子的村民,如果没有土地,他们将何去何从?我熟悉的家乡有一天会消失吗?

春秋有风,夏冬有雪飘飘。一场大雪,飞,飞,飞,飞,一夜之间,农村没有两个场景,世界是新的。我收拾心情去上班,但空气里还是有过年的味道。在镜子前穿衣的时候,我看到头上多了几根白毛。的确,我又长了一年!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