花很深 创作人: 秦淮桑

  • A+
所属分类:抒情散文

听着轻音乐,坐在屋檐下,翻看杨慎的《词品》,有一段题为“花深”,我只觉得很喜欢,花深,明明是一个很迷人很迷人的词。人一看就忍不住摔倒。

【莲藕花】

像荷花,一株丛在水面上的植物,含苞待放,淡蓝色,温润淳朴如古玉,落寞美丽如独立的一株,繁花似锦,骨瘦如柴,就像女人的心,到了最喜欢的季节,一瓣一瓣开,让我想起薛晓禅的那句话“欢喜如荷花/[/K13。

欢喜如莲,她是个平凡的女人。她在河边洗衣服,水溅到脸上,凉凉的,活灵活现的。她用手背拭去莲花,笑容是那么的清晰,漂浮在水面上的波光瞬间失去了色彩。

喜悦,像莲花一样,蕴含着悲悯和喜悦,是那么的单纯和诗意。素贞的文字分明禅意,滴落着素绿,那是让人心旷神怡的绿。那时候藕很深。她诗意地生活在江南水乡,划船,采莲,洗衣服,或者淘米……

煮粥,把香叶和腌桂花放在碗里。米粒饱满芳香,软、白、绿、淡黄,一碗鲜香,表现出优雅、甜美、真实的味道和陶然。

厨房烹饪产生的烟雾使这些日子变得生动而写意。谁还记得那个时候的人年少轻狂,藕深酒瓶浅,时间一丢就容易醉?

是的,藕很深。他在花里,像风中的花。

三杯两盏的酒,装做豪迈,却还是无法战胜寒冷,笑醉红迷离,野而挞,借了薄醉,对误入莲藕花深处的男人说,我喜欢你。

拿起袖子,伸入水中,划水,提起一串水雾。透过散落的珍珠,可以看到一个藕花含蓄低眉的女人,不动人。

明明很紧张,但是喜欢就是喜欢,怎么办?要知道,我的心是一朵水莲,清水可以当向导。我的痴情和幸福只记得花儿,不记得岁月。

[罗斯]

春天越来越深,花间的梦也越来越深。

听着,谁在幽闺房里自怨自艾?叹了一口气,原来花正遍地开花。我只喜欢玫瑰顶端有红色花朵的那个。

隐隐约约,是王俊雄的歌,就像黄梅戏里唱的一样。“树上的鸟成对”;同样是婉约,仿佛唐风宋玉丽,水镜世家,十七八岁的少女,捧着红牙,唱着“春江花月色”或者“杨柳岸小枫残月”;秘密,像一片枝叶交错的密林,月色忽落,洁白如雪;同样幽怨的是,就像一个穿着蓝色印花棉布衣服的女人坐在镜子前,轻轻地抿了一口嘴唇上的胭脂红。

声音很清晰,寂静很清晰,是花间梦,四月还是五月?阳光温暖,充满玫瑰。

谁在花的阴影下绣了一个有心的钱包?偶尔抬头,看看天空,看看云彩,看看散落在你周围的银白色阳光,一堆野蔷薇的影子会美丽地映入你的眼帘。

是的,她的名字里也有“强”。花花草草就这么简单干净,花与花之间绣着梦想,对对的人,对的针线,温柔柔软。

这种软绵绵的爱,就是她把“蔷”这几个字拆开,解释给他听。她很粗心,看到平原就看到了真相。她看到你的时候,我也有“倚着门回头看,她却嗅着青梅”的青春与欢乐。

[木兰]

只觉得花很深,有一种像孤独一样深的美,这分明对应着薛小禅书中的一句话。“因为自恋所以重生”。

即使脱胎换骨也没人欣赏。然而,孤独的美是盛满雪的银碗,摸不到人间烟火的味道。为什么要招几个花里胡哨的仰慕?

就像吴欣怡那些安静宜人的花,“山里的红萼。剑家一个人都没有,开了又倒”。她是哪一天因风而醉醒的?她心里有一种明确的喜悦,所以要仔细聆听花裂的痴情,把一种神秘的元素熬成一种优雅的模样。

于是,蓓蕾,悄悄培养一颗素雅的心,绽放,展现委婉的美和诗意,而当你老了,一阵如雨的花光,填满了深深的曲径。谁会摘下一缕花魂,缠绕在指尖,倾听落花的痛,倾听花在沉睡中的呢喃?

寂静,没有人,只有山中日月薄的日子,采花酿酒,集尘发酵,年复一年的储存,新酒变旧酒,汇成潺潺的小溪。

在这荒凉的山野中流动的葡萄酒的香味可以使你喝醉,山上的植物,流动的云,鸟和动物,昆虫和鱼。可以喝醉,可以摔进枝头,可以安安静静的玩得很开心,不用和别人较劲。

[魏紫]

雨后,紫薇隐隐绽放。是一个安静的女人,化着淡妆,分明滴着泪,只为花开,不为悲欢。清丽优雅的泪珠滋润胭脂红妆,使之美丽优雅。

紫薇是一种美丽的花。乍一看,它并不像五颜六色的花那样令人惊叹。有的只是被光碰了一下,纯白,浅紫色,浅红色。六月盛开的枝头,都是简单宜人的颜色,像是画在一件棉布连衣裙上的美与善,那么素净,那么清婉,像是洗出来的,呈现出一种轻薄凉爽的韵味

突然,我想起了琼瑶笔下那个温柔的女人,她以这两个字作为自己的名字,魏紫,魏紫,清丽典雅,听起来像是在呼唤一朵鲜花,弥漫着清新的草木芬芳。

摇一摇花树,花很轻,随着雨点飞下来,随风起舞,泠然很亲切,人们在树下,仰望着花,眼前的时光突然变得清澈而充满柔情。

花落缤纷,裙湿。轻轻吹开手掌上的花瓣,顿时,花儿如梦幻一般,轻盈而美丽,宛如飞蛾在唐宋宫女的云鬓上飞舞,生动而诱人。

还记得那个直率的女人买了一只花熊,买了一个弹簧放,转过头,把头发交叉起来。“我怕郎猜奴才脸不如花脸,云斜,就想教郎比较看。”

爱,隐隐带着三分羞涩二分,转身,看到爱人,浅浅一笑,脸色苍白如燕。心知,爱人是谢玉,能看到花娇,也能看到她好。

花可以把岁月变成流动的歌,花和影可以变成抒情的节奏,也可以把时间变成优美的线条。几朵优雅的花构成了最美的注脚。

好的时候,陪陪花。

真想剪下一筐紫薇,去收藏,卖给少女,用云鬓刷刷。我们就舔一口紫薇吧。o眼不怕任何人猜不透,是个赏心悦目的样子。

如果有情人,你会不会俯身对着烟花问,花开得很开心,却不知道自己的名字?我去拿一个粉色的紫芳华,我会回答清楚的,魏紫。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