母亲节 、学者: 刘先琴

  • A+
所属分类:爱情短文

“这么高的楼能住多少人,能吃多少饭!”在城里一个难得的晴天,我开车带妈妈兜风,带她看东区的高楼大厦。没想到我妈的眼睛会碰到那些满是无数门窗的楼层,她竟然说了这么一句话。要知道,我妈退休前是中学老师,上语文和美术课。即使和女儿住在水泥丛林的城市里,我也会时不时的从小区里的树上和公园的路边捡几片落叶,放在床头欣赏。说出这样的话“ ”可能是老人第一次看到密集的建筑时的直接反应。

内心深处,其实吃饭是我妈这辈子最沮丧的事。

就我记忆所及,我赶上了饥饿时代。小时候给我印象最深的是妈妈千方百计找吃的身影,那是一段可以用舌尖品尝的记忆。作为一个父母都是老师的家庭,虽然有“商品粮”的定期供应,但是我们兄妹各自的学校和幼儿园很少有折扣,但是妈妈总有办法把瘪掉的粮袋变成大锅的粮食。先将一小碗米饭在沸水中煮至半熟,然后捞出箅子水,将几个大萝卜剁碎成细丝铺在锅底,然后将充分膨胀的米粒铺在锅上炖,然后揭开锅盖搅拌均匀,成为一大锅萝卜米饭,足以满足围坐在桌边的嘴巴。供应粮中难以下咽的红薯面,会用开水烫至粘稠,拌入各种能找到的菜叶,在干锅上糊成大饼,豆腐渣蒸槐花、麦麸、红薯叶菜饺……。最开心的是我妈在学校带头带着班里的人去地里,教学生新复壮的地里有什么芥末和芥末。在收割的麦茬里捡麦穗,在秋天的玉米田里,有不结穗的甜梗。把剩下的土豆块挖出来。甚至还有一种草里有刺叶的茅草……。轻轻拔出中间的嫩核,挖出地下的白根,就地大嚼,尝到一股清新的甜味。那一年,妈妈班没有饿晕的同学……

一日三餐,妈妈老了,厨房不再是她的地盘,但吃饭的智慧还在家里显现。饭桌上她会说做饭油太多,菠菜根怎么扔?做饭前食物要泡在水里,这样才能省火做饭,更别说剩菜了,绝对不能当着她的面扔掉。这位90岁的母亲不能说出她的亲戚和熟人的名字,但当我们找不到糖果和饼干时,她可以准确地说出它们在哪个橱柜角落和抽屉里。有一次,小阿姨煮粥找不到小米。我妈从她放衣服的地方拖了一个包,小声跟小姑娘说:“我用了,藏好了。他们可以浪费!”

也许,身为记者的女儿应该告诉在家工作这么多年的母亲,经过40年的改革开放,我们中原的河南已经成为全国粮食生产的核心地区,粮食总产量占全国的十分之一,小麦产量占全国的四分之一。河南人不仅不愁吃,还得为全国保粮;也许,需要我妈去参观的是郑州郊区中储粮的仓群。那些不抬头看顶的大粮仓,需要用起重机和传送带把金色的大米和饱满的麦粒送到仓库。现在比较麻烦。如何让这些食物多年来保持新鲜;或者更直接一点,让我妈去一家有20年历史的速冻食品厂。在那些一目了然看不到尽头的自动化生产线上,包子饺子和馒头油条会缓解老人楼那么多人对吃什么的焦虑。告诉她全国吃的10个饺子有5个是河南的,四个大白包子有一个是河南的……

母亲一定知道中国共产党在过去的40年里是如何带领中国人民从贫困走向繁荣,从富裕走向繁荣的。这个一直萦绕在我怀中的想法,有一天在饭桌上被打消了。那天朋友说起亲情,开玩笑的跟我说:“你知道你老公怎么看你吗?老婆早上睁开眼睛说:“你今天吃什么?””

当,不知不觉,我成了富态时代的妈妈。当然,毫无疑问,我们今天吃的东西是为了找出如何改变自己的口味,多吃点新奇的东西,以及如何吃得更健康来养生,但毕竟也是为了食物!想到这,我不禁豁然开朗。“百姓为天取粮”。每个母亲的头上都有这样一片天空,它与生俱来。她越爱它,就越想它。

让我们的母亲永远拥有安心的那一天。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