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从有记录以来, |撰稿人: 叶兆言

  • A+
所属分类:亲情文章

“ ”自从被记录下来就不是一个新词了,因为平凡的生活往往会有意外。今年冬天寒潮来袭,媒体经常提到这个词。年轻人容易相信记录,比如南京的气温,气象台报道什么;说多少年是最低的,觉得应该是多少年。

作为一个有经验的人,难免会有疑惑。是1977年还是1976年,具体日期记不太清了。我能记得的是,我走在玄武湖的冰面上,从玄武门溜达到火车站。众所周知,玄武湖水面很宽阔,现在偶尔结冰,也比较薄;可以离开,但也要经过湖边,至少在我所知道的记录中,不会更晚。所以,我不相信今年比那一年冷。

我父母都是江南人,50年代定居南京。当我谈到这里寒冷的冬天时,我记得到处都挂着长长的冰。根据他们的记忆,当时的寒冷真的很冷。现在南京人很少见到冰了。今年的情况比较特殊。出门坐公交的时候,听到年轻女孩说话,惊喜的用手比画:“乖乖,我们楼底下的冰棍好长啊!”冰棍就是冰,因为南京人看的少,用的少,几乎忘了这个词。近几年一提到冬天就更容易提到暖冬。人们总是说世界正在变暖。即使是今年冬天这种强烈的寒潮,专家也解释说是由温暖潮湿的气流造成的。

俗话说穷在于债,寒在于风,寒既有客观的,也有主观的。看了唐人的诗,知道今天黄河流域的气温和江南很像,湿润温暖。当年没有数字记录,没有发明温度计,冷热记录很可能都是凭印象,一点都不靠谱。

宋朝比唐朝冷多了,苏东坡嘲讽“北方人不知梅”。为什么?因为梅花怕冷,唐宋经历了一场全球性的严寒,北方的梅花冻死了。毛主席老人家说“梅花喜漫天雪”,是文学浪漫主义。其实梅花不耐寒。

“穷人穿的是便衣,却为炭发愁,恨不得天冷”,这是白居易《卖炭翁》里的一句诗。现在的年轻人不在乎冷不冷。我们已经有太多对付感冒的方法了。白领讨论是否穿长裤,退休老人考虑是否开空调;前者是为了美观,后者是为了节省。反正和平年代,冷热都不是问题。

说到冷,最容易想到的是1937年冬天日军攻占南京,当时夏天酷热,冬天严寒。很多回忆的文章都说当时太冷了,气温一下子降了,人心都冻住了。街上,穿着棉靴的日本士兵正在跺脚取暖。恐惧笼罩着南京市民,每个人都冻得瑟瑟发抖。已经停止单薄抵抗的中国士兵面临着屠杀的厄运。

那一幕,自有记载以来,是南京人心目中最大的冷。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