连裤袜 ,撰稿人: 刘公

  • A+
所属分类:随笔日志

倪萍主持的央视寻亲节目《等着我》,常常让人落泪,感动。看了很多,有些节目已经慢慢淡忘了,但是杨神父的寻亲,依然烙在我的脑海里,同样的印象。

父亲杨被孙女推了出来。九十多岁,胸前挂满了勋章。倪萍简单介绍了几句后,杨神父呷了一口矿泉水,抹了抹扁嘴唇上的水珠,慢慢地描述起来:“红军经过四川阿坝县雅克西亚雪山时,雪日夜不停地下,让人站立不稳。上级交给我们的任务就一个字。/.我们公司每天都在裁员。他们有的被敌机打死,有的被冻死,有的被饿死。有些士兵走着走着就倒下了。摔倒了就再也爬不起来了。”杨眼里溢出浑浊的泪水。

孙女把湿漉漉的纸递给杨师傅,杨师傅擦了擦眼角,然后说:“饥饿的滋味,真难受!前心连着后心,胃里都是雪和水。那时候我才十四岁,感觉自己一点力气都没有。我对连长说,‘连长,我不行。’我瘫倒在地,隐约听到连长叫‘司务长!司务长’,那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。在部队,司务长负责吃喝。一般来说,别人的干粮袋空了,司务长或多或少都会有东西吃。”

杨师傅咽了口唾沫,略略停顿了一下,情绪稳定下来后继续前面的话题:“不知道过了多久,感觉有人在喂我吃东西,好像是馒头。真香!有人低声说:‘连长,刘宽娃醒了。’刘宽娃是我的名字。连长说:‘他小子也该醒了。我的脸颊在咀嚼。’完全清醒的时候,突然听到旁边有人喊:‘连长!司务长快不行了!’几个老同志在掐司务长,喂嚼烂的馍,也无济于事。司务长不知道怎么咽,没有意识。连长在清理司务长的遗物时,看到司务长的干粮袋里有两个干饼和一个干馒头。‘这位司务长,唉———,你……破片吃两片就行了,不会饿死的!’连长拉着司务长,合上了司务长的眼皮。‘你宁愿饿死自己,也不愿把食物留给每个人。多好的党员啊!’从来不流泪的连长这次哭了。”霎时间台下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,杨便举起右手敬了个军礼。这个军事仪式充满了对观众的感激和对司务长的尊敬!

当我坐在电视机前时,我的眼睛已经被泪水模糊了。作为一名服役多年的军人,我忍不住举起了右臂。

“全连用雪给司务长盖了个大坟。感谢司务长救了我一命。要不是他的包子,我也不会是今天的我。”又是一阵掌声。

“今天来找亲戚,找我们司务长。我知道司务长几十年前就不在了,早就埋在雅克夏雪山了,但是他的精神还在,他的骨头还在。我问阿坝县政府和全国人民。如果有人去雅克夏雪山,看到一具身穿红军服,额头上有一颗大痣的尸体,那就是我们司务长,我…/[立碑!”

观众起立鼓掌响了好久……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