回首往事,回忆乡村, |笔者: 人生如水

  • A+
所属分类:随笔日志

往事如风,岁月如歌,只有下乡才难忘。当时的知青现在基本都在60岁以上,几乎都是鬓角磨砂、头发花白的中老年人。我们怀念过去下乡是为了不忘记激情燃烧的岁月;怀念过去的时候,更要珍惜自己,珍惜来之不易的好晚年!

我下乡的时候有96户人家,本来是两个生产队合并的。像96个大小不一的箱子一样,这96户人家斜扣在郭顶山以东的深谷里,四周是高大的树木和矮小的灌木组成的大森林。野猪、狼、狐狸、獾、山浣熊、野鸡和野猫生活在森林里。我们拿起野鸭蛋,腌制成咸鸭蛋;抓住小野猪并试图饲养它。结果,小野猪什么都没吃。猪圈被一根2米高的木桩捡起来了。年轻的野猪从高高的猪圈里跳出来跑掉了。

当时绝大多数的农民房都是两个土坯房,比较好的是三个土坯房,有两个窗户,上面贴了足够的纸,下面是大玻璃,窗台是用稻草编织的鸡下蛋的窝。家家户户都是挡不住猪和狗的木桩。饲养家畜和家禽。像猪和羊这样的较大的在转圈,而较小的鸡、鸭、鹅和狗则在房子里跳来跳去。最不可思议的是,每天早上猪倌都在怒吼,每个猪圈里的猪都跟着猪倌上山。晚上,当猪倌带着每头猪回来时,每头猪都会准确地找到自己的家。

我的生产队是朝阳公社有名的穷队,连个电灯都没有,更不用说播放盒(收音机)等家用电器了。即使穷,晚上还是“不关门,路也不接”。对于我们知青来说,最苦恼的是没有电,城市里的每一天都是灯火通明。当时矿区没有电的钱,所以家家户户都是100度以上的大灯泡。然而,在乡下,带着萤火虫般的油灯生活真的很不方便。在煤油灯下读和写日记真的是一件苦差事。第二天早上起床时,我的鼻子和眼睛是黑色的。

冬天,农民依靠火盆取暖,这是东北农村每个家庭冬天必备的东西。冬天做饭后,在灶膛里的火化为灰烬之前,拿出来放在火盆里,用灰色耙子压实。全家人整天靠它取暖。晚上用不完的火,可以压实,第二天早上把上面的灰倒掉。下面的火完全接触空气后是一个红色的盆,是真正的“回潮”。火盆的第一个作用当然是保暖。“快来烤”是冬天迎接客人的第一句话。其次,它充当热源,可以在火盆里烧土豆、烤豆包、烧家养的鸟。

我们知青不会做火盆,所以集体户没有火盆,热量靠烧柴分布在对面两家康店。下班回集体户的时候,我们一般把脚放在行李卷下面,它们就暖和了,所以全身都不冷。40多年后的今天,坐在楼上的房间里,看着窗外被西北风吹得来回摇曳的树枝树干,想着乡村的火盆火坑,想着当年的乡土乡愁,那是一辈子都抹不去的记忆,是再简单不过的简单画面。

到了农村,才真正体会到淳朴农民的智慧。他们的劳动工具比我们的知识青年好得多。他们的鹤嘴锄、铁锹和锄头都是明亮的。在沼泽地开垦土地最难挖的就是草筏。草筏的根部不容易进入铁锹。农民们自己设计制作了一把方头钢板铲,可以快速的将基层切断;粘乎乎的腐殖土不容易铲掉,就用一些水蘸着铲子,像一块豆腐一样挖起来,又快又滑。农民很爱惜劳动工具,平日里擦得干干净净,一尘不染。当他们应该使用它们时,他们不应该携带它们,而是把它们抱在怀里,以免它们逃跑。

一个没受过教育的老农,不需要任何测量仪器,也没学过三角学和几何学。他只是拎着一捆剥了皮的高粱秆,闭着一只眼睛在田里四处张望,然后迅速地把一根高粱秆插在一个地方,再插在另一个地方,以此类推。整个稻田看起来像一张巨大的渔网漂浮在波光粼粼的湖面上,如此柔软美丽。

农民以各种可能的方式关心和爱护牲畜。韩成和屈大叔是车队中两位车手的老板。他们开着队里的两节车厢,一年到头为队里拉东西,他却很少坐车。他们都是跟着马走路来来去去,路上的脚印和车辙一样多。我们有点困惑,所以我们问他们为什么不坐公共汽车。他们说,动物为我们的生计付出了这么多努力,我们怎么忍心让它们再拉我们一把呢?

屯子没有固定厕所。想缓解疼痛的人说“去房山头”。“房山头”是卫生间的代名词。我们集体户没有“房山头”,因为我们五个房间都是独门独户,没有隐蔽的地方。男生很好,女生很惨。你必须和你的伴侣走很长一段路,直到别人看不见你。那些大小便无法清理,只好先靠天气蒸发,再靠风吹。事实上,广阔的露天厕所“ ”距离我们的锅台只有二三十米。

我喜欢农民的勤劳、乐观、诚实和宽宏大量。但是,知青就是知青。当年,我们努力打扮成农民,戴上狗皮帽子,在腰上的草绳里扎根,看起来像个农民。但是,我们说话的时候,会表现出知青的味道。下乡的经历对我们产生了深刻的影响,使我们努力形成脚踏实地、自强不息的性格。农村的艰苦生活磨练了我们的意志。无论我们在未来的工作和生活中遇到什么困难,只要我们记住,在那些艰难困苦的条件下,我们仍然可以管理好自己的生活,我们就有勇气去挑战,去克服困难去前进。

如今四五十年过去了,当年的知青中,虽然学业受到影响,但在实践中确实涌现出了一大批优秀人才。他们中的许多人现在都在国家的关键岗位上,包括商业人才、科技人才和领导干部。中央七大常委都是当年的知青,省部级的也不少。他们能干、勇敢、冷静、勤奋,这是那个时代造就的。

我不喜欢一些文人作家。知识青年下乡的文风很低。我甚至说知识青年下乡是一件“蠢事”。事实上,完全不是这样。1969年3月2日——3月15日,苏联在珍宝岛遭受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的损失。100枚装有核弹的导弹瞄准了中国的大中城市。我们当时的对策是“备战”“深挖积粮”。兵工厂在城市里采用了“ 3、分散和山脉/[/。1969 “我在九大闭幕那天上的中学”。虽然我们是一个小镇,但每个家庭的窗户上都贴着宣纸条,以防止冲击波。从6月份开始,各镇挖防空洞,就连矿务局机电总厂也开始制造56支半自动步枪。可想而知,当时的局势如此紧张。党中央和毛主席决定,知识青年要下乡挽救青年的生命,为长期同当时世界上的敌对势力作斗争做准备。

那个特殊的时代已经过去了,所以不要以个人的损失来判断当时的事情,要客观的看待问题。这么多本该毕业的同学都在一起积累了,城市安排不了,你就不能想个办法出来吗?战备这么紧,战争濒临,城市能不撤到农村吗?无论是从国家利益还是人民利益出发,知青下乡都是对的。

写到这里,我就说三个字,一是少抱怨,少抱怨,着眼大局看锻炼。第二句话是,多总结,客观看待,历史背景不要偏颇。第三句话是,看历史,它已经过去了,历史有它的局限性,但我永远不会后悔做知青的经历。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