叶的故事 ;来源: 毛柯柯

  • A+
所属分类:爱情短文

叶是中国东北辽西地区一个鲜为人知的县城。

第一次听到叶这样的地名,就觉得很甜。但我常常在想,这样的地名怎么会冒出来?后来,我特意查了一下资料,才知道叶原来是蒙古语的音译,意为大房子。这个紧邻内蒙古和河北的小县城,也有很多蒙古语音译的小城镇,比如朱堤、雀德苏、喀喇沁等等。

说起叶人气低,我觉得原因是虽然故事多,但宣传和解释的人很少……

在叶100公里范围内,西面是钢铁之城凌源市,这里有水质润滑的温泉,一年四季游客络绎不绝;喀左县位于东部南部,这里盛产紫砂矿,有烧制紫砂茶壶的历史,使其与宜兴齐名。喀左产的熏醋绝不逊色于镇江香醋或山西老陈醋;西北是内蒙古天一县。金元时期,骑在马背上的契丹人就生活在这里;就在北边的子婴村山顶上,战国时期的燕长城遗址依然保存完好。我曾经爬上过长城遗址的顶端。连绵起伏的山脉和蜿蜒曲折的河流非常壮观。站在古老的长城上,我深深佩服两千多年前人类的智慧。东北是朝阳,著名的三燕古都。它是地球上第一只鸟飞翔、第一朵花绽放的地方。人们得出结论,在它周围发现了大量侏罗纪动植物化石。朝阳老城有1700年的历史。现在的慕容街还是在东晋旧址上修建的,保留了古风味道,主要经营古董和化石。街道西面是一个开放的广场,南北两座砖塔耸立,都是魏晋时期的正宗建筑。在穿过城市的大凌河东岸,是壮丽的凤凰山。山顶上有一个天然洞穴,叫朝阳洞,冬暖夏凉。洞下建筑群是著名的寺庙,供奉着两件佛教文物,是世界上不可多得的珍宝,给了朝阳“东方佛都”的美称。我注定要在佛塔下,感受金色佛塔的威严与宏伟,聆听寺庙走廊里回荡的美妙禅音,呼吸干净宁静的空气,瞬间全心静下心来。不禁肃然起敬,有种全新的“空虚感”/[/K18////////K18/]

叶离渤海不远,直线测量不到200公里。

2012年底,我第一次来叶白首的时候,刚刚下了一场大雪,山茫茫,一片白茫茫。我走进山里的松林,一脚高一脚低地踩在齐膝深的雪地上,立刻想到了在林园打虎上山的情景。这几年来来往往,时间久了,叶才知道其实是个干旱缺水之地。那年的大雪在当地也是罕见的。与东北兴安山区的冰雪景象相比,辽宁西部冬季的生态状况大不相同。

生活在叶的,人们感受不到春秋(或者说春秋不明显)。我经常穿衬衫,突然换上棉袄。脱下棉衣后,穿衣服的过渡期很少,直接就是短袖连衣裙。叶似乎一年只有夏天和冬天。

叶已经遭受旱灾十年零九年了。这种气候也让我思考,暖湿气流怎么可能达不到离渤海这么近的地方?

不记得是什么时候,在什么资料上看到的,早在370-80年前,从喀左到叶柏寿再到平泉,200多公里长的区域,在蒙古语中曾经被称为喀喇沁左翼、中翼、右翼。喀喇沁的中翼现在是叶白寿。喀喇沁在蒙古语中是“保卫”或“保卫”的意思。

叶白寿的人类历史可以追溯到5000年前。这里牛河梁的红山文化与甘肃临洮的马家窑文化属于同一时代。获得的考古资料表明,原始文明时期人类社会的发展模式是东方文明的一缕曙光。

牛河梁位于叶以西不到20公里处。我常常在晴空下沿着牛河与宋亮之间的小路漫步,踩着波斯地毯式的柔软而富有弹性的松毛丝,绽开着松香,看着黄灿灿的松花粉轻盈地飘落,轻轻地飞向远方,我只有缠绵的感觉。踏入牛河梁的峰顶,我会选择一块被劲风触碰过的滑溜溜的岩石,坐在被阳光温暖、被水泥浆覆盖的岩石上。抬头,我能看到几十公里内的所有山脉。高速公路和高速铁路像山坡上或绿色森林中的长龙一样进进出出。牦牛河水面星光熠熠,河水向东划出一道弧线。我张开双臂,裙子在风中抖啊抖,让人感觉很好……

目前牛河梁周边大面积不允许开发,以防止红山文化中未发现的坛、庙、冢等遗迹遭到破坏。红山文化出土的大量玉器非常珍贵。比如玲珑独特的玉猪龙造型,我觉得她就像一颗跳动的心孕育在母亲身上。然而,在那遥远的5000年前,生产力水平还处于旧石器时代,人类还不知道x光机或解剖技术。这么漂亮的玉猪龙形是怎么构思出来的?真是莫名其妙。

地下水源,在阳光的照射下,慢慢从地缝中冒出来,变成了一股扭曲的气体慢慢上升。这些水分子改变了光线照射的角度,在空中画出了红、橙、黄、绿、蓝、紫的微弱彩虹。在蓝天的衬托下,水汽缓缓升起,变成蓬松的新疆棉,像一朵薄薄的云,一朵朵散开,像一把青山碧水的阳伞。我仿佛看到了古代红山的祖先。老人在窃窃私语。女人们面带微笑地在河边装满罐子,孩子们在嬉闹玩耍。仿佛看到男人们按照黄帝神农传授的耕作技术,面朝阳坡在田间劳作。散落的牛羊在山间漫步,悠闲地吃草。多么熟悉的农耕文化啊!也许5000年前我是这里的一员?

……

自然风光总是和民俗联系在一起,使一方留住另一方。叶白寿的风格和文化对我来说一直很可爱。他们的热情、好客、幽默和提神都可以显示诚意/

说一些遇到的趣事,不知道能不能看到全豹。

叶的男人喜欢喝酒,但他们不像西北人那样喜欢喝烈性酒。他们主要选择42度以下的小烧酒。我记得当我第一次来到叶,我和我的第一个朋友喝了一杯。喝了三轮酒后,大家开始举杯互敬。逐渐进入微醉状态,每个人的酒量都会放大,装满八钱酒的杯子两个人碰一下就会变干。那天我喝醉了。除了在脑子里保留一点记忆,我基本上控制不了自己的胃、肠、腿和脚,尴尬的行为在所难免。之后大家又聚在一起喝酒,朋友们也从来没有强烈建议我少喝,这让我感受到了叶对待朋友的善良和真诚!

叶白寿只是一个小镇,真的很好,有很多故事!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