妈妈,再次爱我们 ,写手: 秦金敏

  • A+
所属分类:励志故事

20年来,每年清明节,我们都如期来到你的坟前祭拜。小姐姐们会像你在世时一样深情的哭“娘”孙子们也会按照大人的意思喊。但我不能在人前说话,只能沉思思考,只能在心里轻声呼唤。今年的清明与往年的细雨不同。天气异常好。我脱离了大团队,提前一个人开车去了你家。没想到,我一推开门,面对着冷清的袁野,里面空无一人,一片寂静。不知怎的,我突然泪如雨下。我跪在你的坟前,第一次喊———娘!妈妈!妈妈!喊声在我耳边回响。二十年生死无量。多么真挚的宣泄和表达!

妈妈,其实我已经不是第一次为你哭了。二十年,尤其是前十年,毫不夸张地说,那是哭着度过的。在过去的十年里,我不敢正视我母亲的画像。无论白天还是晚上,工作还是休闲,走在路上还是躺在沙发上,看书还是看电视,每当我触摸到这个场景,我都会感受到爱。每当我想到它,我就哭。我随时随地都可以哭。我经常在梦中醒来,在床上哭泣。最让人受不了的是,村里的老人每次看着几个活蹦乱跳的小孙子,都会感慨地对我说:如果你妈还在,那该有多幸福啊!每当我在这个时候天生坚强的时候,我都会默默地微笑,但实际上我心里已经哭了。二十年,我别无选择,只能哭!

我为我的母亲哭泣,因为我母亲的生命太短暂,这意味着她在我这个年纪就早早去世了,她承受了太多。在我的记忆中,我的母亲从来没有笑出声与舒眉的牙齿,她花了她的一生担心和哭泣。唯一一张带着幸福笑容的照片,是她用手搂抱小英姐和西溪的时候。妈妈真的为这个家伤透了心!我敢说,在饥寒交迫的年代,我妈曾经靠红薯芋头生活了十年,每餐的小米饭都被我们这些不懂事的人抢走了。在那段艰难的岁月里,因为父亲在国外工作,长途跋涉,他经常每隔几个月才回家一次。不难想象,我妈在农村老家带大了五个孩子。而且当时的政治运动一个接一个,父亲还时不时的发回来被软禁、被批评之类的信息。无助的母亲只能在门框边哭泣。那时候我一开始就已经学会了一些东西,还扯着我妈的袖子跟她一起哭。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,我清楚地意识到母亲的痛苦。每次接触现场都要哭。二十年,我别无选择,只能哭!

娘是一个普通的农村妇女,共产党员,大队妇女主任,生产积极分子。她在桂林住了几年,见过一些“世面”,会读几个字,是当时农村的“开明”。你没有“重男轻女”。我记得你曾经告诉我,只要你有孩子,我就会爱男孩和女孩。你真的很喜欢英杰和西Xi。即使在你生命的尽头,你仍然时不时地问,我一点也不爱我们。你的善良得到了村里村民的认可。农村改革后,你在村口经营一家代理店,买卖公平,孩子老实,经常给贫困村民赊账,生意兴隆,人缘好。这可以从你葬礼的规模上想象出来。当时参加的人在这个十里八村的历史上也是罕见的。你一辈子都很善良,很有礼貌,总是为别人着想。即使生病了,也总是向前来探望的亲朋好友和老乡道歉,这可以用“来形容,谁的话也不错”?妈妈知道时间不多了,最想说的一句话:西溪刚学会喊奶奶,别无选择!还时不时告诉我,男女都一样,经常带茜茜回老家。

我为我的母亲哭泣,也为我的不幸。我记得,我给妈妈治病的时候,单位里的大姐跟我说,有妈妈喊更好!如果你不去想,你会很早失去你的母亲。古人说“孩子想养但不要离得太近”。这是多么痛苦和无助啊!二十年,我别无选择,只能哭!

二十年飞逝。娘,如果你在阴间知道点什么,你就放心吧。现在,你的五个孩子都长大了,都有了自己满意的工作,都有了自己幸福的家庭。我们都有宽敞的房子,也都买了私家车,但遗憾的是,你不能用智能手机和远在千里之外的孙女视频!如你所知,去年8月,西溪从北大毕业后,直接从你的坟墓飞到广州去法国留学。英杰前年从重点大学毕业后也参加了工作。三儿子海外被称为“小医生”,四儿子郝建很快就长成了可爱的男孩“/[/K13。世事随星而变,已经不是以前的样子了。我们家的祖屋已经拆除重建,整个村子的旧貌换新颜。二十年变化太大了,但我们对母亲的依恋一点都没有改变。我们没有忘记你的劝诫。在没有爸爸妈妈的日子里,我们经常聚在一起。我们经常带着表兄弟姐妹和孩子回到我们快乐的家乡,我们仍然像当年一样快乐。但是,我们再也看不到娘站在村口的身影,再也享受不到她母亲亲手安排的两三顿丰盛的饭菜,再也享受不到母亲用手电筒把我们送出村口的那种深情。

现在,只有我一个人的时候,只有夜静的时候,我会仰望黑夜,仰望无垠的天空,一遍又一遍地问我内心深处的那个:如果我的母亲能再次爱我们……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