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雨中读古诗 、发文人: 谈笑在指尖

  • A+
所属分类:亲情文章

秋雨绵绵,我倚在床上,静静地听着雨声,随意翻着唐诗宋词,循着书中的幽香,追寻“的缠绵与细雨”的缠绵,与李白、杜甫谈酒,与辛弃疾唱沙漠豪情,与苏轼谈山河,与陆游叹人间。让“雨滴在秋天里长长久久,愁苦和雨水传遍了昭阳”古往今来,但那份感伤和细腻的触摸,真的打动了我的心。

“少年在楼上听雨歌。红烛微弱。正值壮年,听雨。蒋国云低,雁叫西风。现在听雨僧卢讲。有寺庙和星星。”因为年龄的不同,今晚听雨读诗的时候感觉不一样。青少年在经历了生活的艰辛后,感情的敏感和细腻在今天依然纯洁?不要。少年听雨读诗心情愉快,盛年听雨读诗心情豪爽,却早已如风雨般远去,此时此地再听雨似乎也无动于衷。三个时代,三重境界,风雨齐头并进,虽然“一点一点直到天明”,没有睡到天明,也没有静到天明,但感觉完全不一样。

这江南秋雨总是很感人很细腻,像江南少女的爱情。今夜“窗外雨声潺潺”。是无声的雨吗?无声地讲述比有声地讲述更多;是喜人的雨吗?孕育万物蓬勃生长。睡在雨中,仔细眯着眼,在仔细体验“夜卧听风雨”的无奈,欣喜“草近却无”生机,体验“天街的雨如酥如酥/。随着滴滴答答的雨声,我陷入了“随风潜入黑夜,默默滋润万物”的温柔状态。

每次读到这些古诗中的一首,都会让我的心弦感觉像是重重的一击,可以发出震耳欲聋的声音。我仿佛看到成败英雄的仙气在黑暗中闪烁:“大师手下八百里分,塞外五十弦,秋日战场上的战士”,“美酒葡萄夜光杯,催他们马上喝琵琶。战场上喝醉了也不笑。古代有多少人打过仗”。生和死,吞山河,金哥马铁,长空长啸……都在滚滚战火中全军覆没;每次读一首古诗,就像打开一个旧的胭脂盒。在氤氲的香气中,可以看到一个可怜女人的悲叹。”东风恶,以弱感情。离开电缆几年后感到难过。错了错了错了。””天下薄,人情恶,雨送黄昏花易落。小冯是干的,眼泪还留着。如果你想在脑子里写点什么,你只能拐弯抹角地说。用力,用力,用力!”“自古以来,美丽的女人都是短命的。”.美女蒙蔽,眼泪看花,君君不知道,还有一抹幽怨是冷的。多美的一首诗啊!窃窃私语,擦去眼泪。

滴答滴答的雨还在不停地下,把我带进了姑苏寒山寺。殿内的钟声充斥着梵音如歌,声音清晰洪亮,节奏感强,旋律悠长放纵,让人沉醉在钟声中,犹如生命的脉搏,穿越时空,从远古而来,由远而近,轻轻的,慢慢的,悄悄的进入心灵,沐浴灵魂,叩击心灵,歌唱。在这钟声里,世界变了,岁月无常,多少朝代更迭!唐宗宋祖,失财沉沙;三千浓妆艳抹,空余叹息。富贵之名已逝,君王称霸恒河沙。只有姑苏城外寒山寺的钟声还在重复着那一成不变的晨昏。“听到晨钟声”发人深省。寺庙的钟声一直在响,时刻提醒着世界。“听到铃声很轻。智慧长,菩提生;走出地狱,走出火坑;愿成佛,与众生同生。”.唐代江枫的钓鱼,永远徘徊在遥远世界的诗歌里,敲打着世界不眠之夜。

李白和杜甫无疑是诗坛上两颗最亮的珍珠。但是他们的生活经历和大多数诗人一样。他们要么失意半生,要么悲惨一辈子。诗人李白是世界上最著名的诗人,但他只有翰林提供的闲职。虽然他还钱,但很难展示他毕生的抱负。在流放的路上,他是否还记得从前的傲慢?\"大鹏整天随风升起,翱翔九万里。如果风停了,它仍然可以簸扬,但是水在涌动。当世界看到我不变的语气,我对我听到的一切都笑了。傅玄仍然可以害怕来世,但她的丈夫不能年轻。\"可惜,人生还能有多年轻?转眼间,老年就要来临了。“厄运在我的太阳穴上结下了一层寒霜,心痛和疲倦是我酒中厚厚的一层灰尘”。仕途上的失意让很多诗人流连于山水之间。诗佛“王维,其诗有诗中有画,画中有诗”曰:“渭城临雨轻尘,客舍绿新”;静谧的沼泽地上空飞翔着一只白鹭,芒果鸟在盛夏的树上歌唱”……色彩鲜艳、美轮美奂的山水画似乎展现在我们面前。\"我会一直走,直到水检查我的路径,然后坐着看上升的云“当你有困难的时候,你总是可以有一个豁达的态度,利用趋势,当你读它。为什么会在意自己遇到的所有困难?

灯影下,淡淡的茶香溢出,在簌簌的雨声中,感觉微微有些凉意。也许是现在的年龄关系。在浩瀚的诗海中,我也喜欢描写夕阳的诗。\"夕阳离苍山很远”,站在楼头或独立的河上,看着傍晚的消逝,看着远处的群山消失在天空,脑海中浮现的是“群山遮住了白色的太阳,海洋榨干了金色的河水”?还是“沙漠寂寞烟直,长河落日圆”英雄?还有“黄昏酒醒人远,西楼下起雨来”的淡淡忧伤?我想,我最应该向往的是竹寺钟声里那消失在夕阳下的身影:“从寺庙里,在它嫩嫩的竹子深处,传来了一声低沉的晚钟声。在青山下越走越远,朝圣者的帽子带着夕阳”。我更喜欢回到瓦头夕阳市场管理孤烟的小村庄:“夕阳照在市场上,牛羊沿着小路回家。一个粗犷的老人坐在茅草屋顶的门上,靠在一根拐杖上,想着他的儿子,那个男孩。有呼呼的野鸡?饱满的麦穗,熟睡的蚕蛾,削好的桑叶。吼吼,田夫,亲密地互相欢呼。难怪我渴望简单的生活,叹息着那首老歌,哦,又要回去了!”……

在这细雨飘拂的午夜,啜一口绿茶,细细品味,闻入心间。听着滴答滴答、密密麻麻的雨声,我觉得它有轻有重,有缓有急,像一首悠扬缠绵的古筝曲。这场潇潇洒洒的雨是从野外开始到现代的,想必苏轼、李白、杜甫、李商隐、辛弃疾、李清照都听过,直到今晚。/[/K18今夜,和我一样,带着孤独和寒冷,有多少人在灯下静静听雨,或者在雨下读古诗?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