从未寄出的信 ,转载人: 她未扰

  • A+
所属分类:抒情散文

没有理由,只想写一封信,收件人可能永远看不到。

首先,见面让我很开心,短暂的工作日子变得怀旧。因为店里总有你,吵吵闹闹,热闹非凡。有人喜欢,但也有人讨厌。

一字一句,想想属于去年夏天的相遇,挺美好的。世界上只有好的东西总是有点遗憾。在宁夏西吉的一个地方,我们的名字只是一对反义词。

7月11日,我在店里上班的第一天,坐在一楼,一边等柜台经理艾连给我找合适的衣服。我看见丛聪戴着一个大眼睛的镜框小心翼翼地收集着餐盘,顺便把桌子擦干净了。我想,这一定也是刚刚挣脱高考枷锁的高中第三方,因为认真努力,而且还是占大多数的学生。过了一会儿,我拿着合适的衣服,去了二楼的更衣室,换上了商店的衣服,开始了我人生中的第一次工作。当我有期待的时候,我更害怕。

我二姐虽然是店里的实习经理,但是我不喜欢打扰别人,所以我就是想去的时候努力一点,所以努力勤奋,从来没有想过偷懒。跟我在二楼,有一个大学毕业的见习经理,来店里实习。偶尔,他会走近洗碗室的门。洗碗的阿姨告诉我:他是见习经理,你和他不一样。在午餐高峰期,我非常忙。我不得不放下几个盘子,里面都是餐具。他照顾我,尽量让我少收。高峰期忙,练习生问我饿不饿,我们一起下楼吃饭。我去问阿姨谁洗碗了。她说她会在高峰期轮流吃饭。他让我先吃饭。我说我不饿。第一天真的不适应,脾气有点暴躁。高峰过后,我放松了。吃完后,我擦了擦二楼的托盘。实习生和老板坐在更衣室附近聊天。我从没觉得半个小时这么长,擦了几百个托盘。当培训生和老板谈完之后,培训生换了店里的衣服和我说再见。再见,没有名字的大哥练习生,谢谢。

上班第一天,感觉心里很酸,就和同桌聊了起来。同桌说:“我告诉过你,多读书比做暑期工好。”。但是,如果你选择了,答应了,就应该去做,只做一个月,就坚持不了了?拖着疲惫的身体,我回到和姐姐住的房子,然后躺在床上。姐姐下班回来,问我怎么样。我只说还好,就是有点累,但是我能忍受。

第二天早起洗衣服,10: 30出发,11: 00步行十分钟上班。如果你换上商店的衣服,你会感到无聊和忙碌。想着怎么熬过七个小时。阿姨告诉我,在高峰期之前,我应该擦桌子,拖地板,看看浴室。反正我不能让自己闲着。看完女洗手间,我敲了斜对面男洗手间的门。没人在乎。我正要进去拖地,你突然开了门。还有一个男生正在吐出烟圈,笑着问我:学工妹?“是的,发生了什么”“什么都没发生。这两天一直看到你拖厕所地板。很脏。你不会留给叔叔阿姨吗?”“……”我转身离开了。这是我第一次见面,但这让我很尴尬。中午你带了一个冰淇淋上楼,手里拿着菜单单,可露露和我只是两个人,露露跟你开玩笑说:“你是来给我带冰淇淋的吗?”你不好意思地笑了笑,说:你吃了,我给你。然后露露高兴地接受了。你去冰柜找菜单,然后跑下楼。过了一会儿,你手里又拿着一个冰淇淋走过来,找到我,给了我。“嘿,你们俩有一个”“。拿去吧,冯雪”露露在你身边说。总觉得平白无故接受别人的东西让我很不安,但还是接受了,说了声谢谢。在随后的日子里,QQ被加到了一起,我们开始慢慢了解对方。

一周后,在姐姐的周末,我请了一天假,出去玩,看了电影《老男孩的猛龙过江》,回来的路上看了看手机,你发了很多信息。我只回复了“我想睡觉。今天玩累了,明天还要上班”。我给出的答案一开始总是很短,你总是滔滔不绝。熟悉环境后,唯一让我觉得郁闷的就是二楼没人陪我说话,只好去洗漱间和阿姨们聊天。情绪低落没多久,一个大姐姐来了,但很快她就被调到楼下学点饭。幸运的是,过了两天,月月来了,她即将成为高三党。我们聊了很多,就像朋友一样。心情开始渐渐好起来,觉得工作生活并不总是那么灰暗。

度过高峰时间,有一点闲暇。岳跃喜欢坐在桌子旁休息,但你总是时不时上楼来说她懒。有好几次,你看到我端着擦过的托盘去电梯,打到楼下,心情好的时候你都没有帮我。后来,岳跃告诉我,她觉得你在照顾我,并告诉她不要让我做任何事情,而是要帮助我。当时我以为你是百思不得其解,后来才知道所有的托盘都要搬到柜台上,亲自摆放。然而我从来没有玩过,也不知道是谁接的。偶然间,我知道你接了,就搬到柜台去了。当时我的鼻子酸酸的。也许我很幸运,遇到的人都是好人。

作为暑假打工人,胡艾莲姐姐说老板不让我学吃饭。但不知何故,有一天有人叫我的名字,让我在一楼的柜台点食物。我戴着面具走进柜台。我看见你在厨房里,你和你的徒弟在嘀咕什么,你的徒弟一直咯咯笑。我刚学会点菜,所以会很慢。我还在店里拿了一份菜单,回去背诵套餐里有什么,以免拿食物时出错。我觉得我真的很认真。点餐或者带餐让我觉得压力特别大,真的很怕自己做不好。谁知道,点餐的第一天,就遇到一个老外,说了几句简单的套餐介绍,他就成功选了一个,应该算是一顿愉快的饭。我下班两小时后你才下班。每次我离开,你都在餐厅的窗口看着我。这是我回家离开时你告诉我的。第一天点菜的时候我很开心。你说你也为我高兴。那天,我们的谈话开始增多。

这样的回忆太满了。每次我下班,你都会上楼。有一段时间,商店换了更衣室的锁,使用起来非常不方便。结果我换了衣服,打不开门。我问外面有没有人,没人回答。我还想再喊几声,你就出声了。“看看你的愚蠢,你还能做什么?换衣服的时候可以把自己锁在里面。”然后你从门上面翻进去,摆弄了几下,门开了。当时真的觉得锁对我来说很难,就说了声谢谢就走了。

有一次,我被调到二楼当服务员。有顾客说想免费喝,问我有没有。我下楼把它带给她。当我靠近桌子时,我害怕我会烫伤她,但我小心翼翼地洒了出来,所有的东西都落在了我自己的手上。她问我有没有什么问题。我只是忍住疼痛说了声对不起。我下楼给她拿了些纸,要了冰块。崔萍和露露在柜台给我铲了一碗冰,问我怎么了。我说我手热了就抱上楼。过了一会儿,我被告知下楼去盖发票。当时我整只手都在发烧,但我还是忍住了,咬了咬牙。我坐着盖章了一会儿发票,突然你扔给我一管烧伤药膏在桌子上。我对面送外卖的大叔看着你微微笑了笑。我承认那是我第一次眼泪在眼眶打转,我低下了头。商店里的帽子刚好盖住我的脸。我在发票上盖章后下班,刚走出店,就收到你的短信:回家用盐水泡手。除了谢谢你的回复,我不知道还能说什么。我能在不同的地方感受到你对我的关心。虽然你已经在北京逃学几个月了,但你一直在倒数回家的日子。

七夕那天,我早上去上班,发现柜子里有一盒巧克力。我还是像往常一样6点下班,上楼去更衣室。你已经和徒弟坐在附近的餐桌边,对我说:我在店门口等你。你徒弟还傻乎乎地笑。我换了衣服,走到店门口。你在和你的徒弟窃窃私语。当我看到你徒弟的手藏在背后时,我问他为什么总是把手放在背后。你吞吞吐吐的说:刚才店门口的微信一扫,送了一朵玫瑰。你下来的时候还好,我给你扫了。看来这样说也没什么不好,我就让你徒弟继续捧着吧。哈哈,你徒弟真可爱。我们三个人穿过商店,去了火锅店吃火锅。我们坐成一排,你的徒弟总是坐着傻笑。坐着等饭的时候,你环顾四周说:“店里都是对子,就我们三个孩子。”你的弟子和我都笑了,我们进来的时候发现了。晚饭后,夜幕降临。你问我们是否想去购物。你好久没买衣服了。你的徒弟和我无话可说。去购物吧。商场一个接一个地往上走。我看不见方向,只是跟着。但是,你们两个总是在我面前嘀咕,一直带我逛女装店,问我觉得裙子好看不好看。我在想,我怎么会是那个来给你买衣服的人呢?问你徒弟,他不会说,我知道你在计划什么,我决定离开。上下电梯几次后,终于走出商场。路上到处都卖玫瑰。你和你徒弟把我送回来,给我发短信说:你想给我买一件白色的衣服,因为我经常看到我下班后穿一件衣服,我觉得穿上它更好看。没有一个男孩想过给我买一件衣服。你是第一个。我明白我们只是彼此生命中最短的存在。我们不能对此投入太多的注意力。我们应该时刻提醒,事实就是如此。

时间过得很快,我在店里学到了很多。回家前一周,我们的联系逐渐减少。我们在商店相遇时停止了交谈,默默地走着。每个人心里都知道,离开后见面的机会太渺茫了。但是一天晚上1点,手机突然响了。我没有睁开眼睛看是谁接的电话。我只听到你一直在哭和说话。我静静地听着。我不知道该说什么。你喝醉了,胡说八道,困惑,充满失望和悲伤。我没挂,你哭着说,即使我们只是路人,我们还是不能狠心。你一个人在北京,半夜醉倒在路边,不停地给爸爸妈妈打电话。你说你想用几个月挣的钱给他们买点东西。你说你遇到了一个女孩,你说你觉得很不舒服,你说你很快就要回家了。…/[/。有一次我不小心说起这个电话,你说你不记得了,所以我说也许我记错了,也许你真的喝醉了,没什么,你应该忘记不愉快的事情,对吗?

一个月来,我一直在店里重复做同样的事情。离开的那天下午,我给你带了一本书到店里,顺便拿回了健康证明。你还是不理我,和大家说再见。二楼,聪聪在吃饭,我就坐着聊了一会。你出现在楼上,进储藏室的时候没看见。突然,聊天声从我的对面径直传来,拽着我的胳膊,把我拉到了店门口。然后我跑进商店,告诉经理你会出去,不等允许就走。“走,我送你回去”“你不用送我回去,我可以回去”“浪费什么,去不去”你先走,我跟着。我不希望你带着嫌隙拥抱我,说“你要记住这辈子只会遇到一个我。上次我送你回家,你出来要急用钱的时候,路上可以自己买水喝。”之后,你转身走开。我楞在巷口,看着你的背影消失在巷口,然后站了一会儿又回头。那块100块全是烟草味,还在巧克力盒子里。应该没有烟味……

8点,我准备好行李,姐姐出去吃饭,然后带我去西客站。你发了一条信息:没想到最后会这样。路上小心。我……当火车十一点出发时,这一切都结束了。这一切都变成了回忆,留在了我的脑海里。有一次相遇,没有结果,没有遗憾。我的生活中有这样一个人,让我年轻的时候觉得自己很无知。这些终究会变得无法回头。

回家后,我很少和QQ联系。我还是习惯去二楼,只是坐着离开。这是我最不想谈的。你一生会遇到很多人。你不会知道你所遇到的是对是错。你们至少可以坦诚相待,不出轨。你们一起上学或者一起工作的日子都是光明快乐的。没有人有权利辜负它。没有人应该辜负它。如果有机会,你还是会遇到一个能让你有感情回忆的人。也许这是对的。

故事到此结束,不喜也不悲。你我过着各自的生活,你有自己的路,我有自己的路要走。对对方说,保重,是最安慰的话。愿意纪念就记住,愿意忘记就忘记。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